跳至正文

《王志纲论战略》王志纲-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数字4557,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 王志纲

副标题: 关键阶段的重大抉择

内容简介:

中国民间极负盛名的智库智纲智库创始人王志纲,近30年战略实践的首次系统战略思想输出。

纵横东西方,建瓴于百家之长,言简意赅、小儿能懂的给出了一个清晰的中国式战略定义——所谓战略,就是我们在面临关键阶段的重大抉择时,如何做正确的事以及正确地做事。

或许正因为作者视贯中西, 于商海一线滚炼近30年,才让本书通透又系统,不似过往战略书的晦涩艰深、厚如砖头。

可以说,王志纲知行合一地为我们把战略的定义-释义-历程-两大支点-如何认知-如何分析-如何制定-如何实践-如何避坑等9个关于战略的关键点作出了明确的界定,并辅以案例深入浅出,一看就懂,学得系统。

看过很多战略书,或难懂或太重或零碎或老旧,《王志纲论战略》作为国内营销咨询从业者的第一本战略入门书, 恰如其分,刚好好学。

试读

战略与哲学

毫无疑问,战略脱胎于哲学,其定义也反映了这一点。

“做正确的事”,是人类在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过程中不断选择的主观世界的结果;“正确地做事”,是人类在对客观世界的改造中不断演化出来的能力;想要跨越认识与实践之间的鸿沟,就需要一套打通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科学方法,这些都属于哲学的范畴。

谈及哲学,很多人都觉得离自己很遥远。但如果仔细研究不同历史时期哲学观念的流变,我们会发现,哲学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某些哲学家突发奇想的结果,而是有着深厚的实践根源,有着广泛的历史、经济、社会基础,伟大的哲学无一例外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

在我看来,杰出的哲学家有两种,一种代表了时代最核心的认知,对时代提出奠基性或总结性的表述和论证;一种洞察了未来将要发生的根本性转变,对当下被认为天经地义的某些存在提出疑问、挑战和批判。前者的代表性人物有古希腊时期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中世纪的托马斯·阿奎纳、近现代的康德和黑格尔等,后者的杰出代表则是古希腊时期的苏格拉底,近代的马克思、尼采和海德格尔等。

战略与哲学的关系就像是果实与大树的关系,战略是哲学的广泛应用,战略过程无处不体现着哲学的认识论、方法论、实践论的思想。一个人在哲学层面如果懵懵懂懂,就一定做不好战略。

战略是智慧之学,反映认知深度,体现了哲学的认识论思想。

所谓哲学(philosophy),在古希腊文中由philia和sophia两个词组成,philia的意思是爱,sophia的意思是智慧,哲学就是爱智慧的意思。哲学是在根本层面上追问的,是对自然、社会和人本身,以彻底的态度反思已有的观念和认识,从价值理想出发把握存在的目标和历史的趋势,展示了人类理性思维的高度。[1]

同样,战略充分体现出了哲学对智慧孜孜追求的态度。尽管不少哲学家都声称,其他任何一门非哲学的学科都不能被称为“智慧之学”,但战略的确是一门智慧,战略旨在穿透事物的表象,探索其本质,通过对人们知行过程的把握,而达到对世界的本质、发展的规律、人的思维与存在的根本认识。

千百年来,无论东方西方,但凡被称为战略思想家的人,无不有着仰望星空、上下求索的智慧,有着认知世界、把握世界、改造世界的勇气。

战略是思维之法,讲究思辨精神,体现了哲学方法论思想。

一直以来,哲学都是在自我批判和自我否定中发展,一部哲学史就是一部哲学家们相互批判、相互推翻和相互取代的斗争史,但哲学的价值就是用来解放人、解放人的思想的,这是目的,也是方法。[2]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束缚人思想的东西,因此哲学本身就是方法论,哲学就是要让人自觉认识到究竟是什么、是谁束缚了人的思想,应当怎样摆脱这种束缚。只有摆脱了思想上的束缚,认识的视野才能更加宽阔,思维的空间才能更加广大,创造力才能得到更充分的释放,正是这种哲学思维提供了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方法论。

战略继承了哲学的方法论,战略就是用哲学的思维体系来审视、发现、反省、辩驳、求索人们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或不置可否、迷茫困惑的那些问题,是对现实和经验的反思,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来审视当下,探寻未来。

战略是行动之术,指导行为发展,体现了哲学实践论思想。

当巴士底狱的枪声传到凡尔赛宫,惊慌失措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问:“造反了吗?”波尔多公爵回答:“不,陛下,是革命。”造反与革命一词之差,不仅是词语的转换,更是观念和理念的变革。路易十六在深陷囹圄之时,讲过一句话:“是这两个人摧毁了法国。”他说的这两个人一个是卢梭,一个是伏尔泰,都是哲学家。“改变观念就是改变世界”,哲学是无用之大用。

同样,战略是更广泛的哲学思想的应用,以国家战略为例,几乎每一种国家战略背后都有某种哲学作为基础。戴高乐说,在亚历山大的行动里,我们能够发现亚里士多德。同样,在拿破仑的行动里可以发现卢梭和狄德罗的哲学;在希特勒的行动里可以发现尼采和特赖奇克的哲学;在东条英机的行动里可以发现福泽渝吉和神道教。而在美国的国家哲学中,实用主义一直占据主导性地位。[3]

一个国家战略水平的高低首先取决于对国际形势认识的深刻程度,而如何认识国际形势,归根到底又取决于用何种哲学思维作为指引。因此,国家战略竞争实际是战略境界——哲学思维方式的竞争。以什么样的世界观统领我们的思想,关系到国运的兴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