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海潮心事》汉娜·里奇尔-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数字4514,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 [英]汉娜·里奇尔

内容简介: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秘密。泰德家是一个被悲伤的秘密笼罩的家庭。

十年前,小儿子阿尔菲在海边嬉戏时失踪,原本应该负责照顾他的母亲海伦、大姐凯西和二姐朵拉当时都略有失职,因而不断自责。不幸的悲剧终导致一家人的分崩离析。

十年后,朵拉回到她逃避多年的老宅,试图找出当年阿尔菲失踪的真相,并修补亲情的裂痕。阿尔菲究竟流落何方?当年那个改变众人命运的日子里,海伦去了哪里?凯西为何暂时丢下弟弟不管?朵拉又埋藏了什么秘密?

当谜团揭晓,泰德一家人能否寻回携手前行的希望和勇气……

试读

朵拉回家时天色已晚。她必须穿过一座废弃纽扣工厂的沉重铁门,再爬上三段楼梯,才能到达她住的公寓。楼梯间阴冷黑暗,但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那一刻,屋里飘扬的音乐便传入她的耳中,同远处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奏鸣曲一道欢迎她的到来。

“亲爱的,我回来了。”她一边喊,一边脱掉那双折磨人的高跟鞋,把它们踢到门边那堆越来越多的鞋子当中。一个潮湿的小鼻子和两只硕大的棕色眸子从破旧的皮沙发后探出来,紧接着又是一条摇晃不停的长尾巴。“你好呀,格姆雷,”她亲昵地拍拍狗狗的臀部,“今天过得怎么样?”

丹的巧克力色拉布拉多犬冲她摇摇尾巴,她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走回客厅。

“别进厨房,”她听见丹在里面喊,“我在做一些……创新的东西……很有布鲁门萨尔(1)的风格……你一定会喜欢的。”

朵拉笑了,两人都很清楚丹从不做饭。她翻了翻门边桌上的邮件,除了账单还是账单。“我们哪儿有吃的呀?”她奇怪地问。

“呃……本来是没有的。噢,见鬼!”什么东西哗啦一声碎了。

“你去购物了?”

“差不多。你先别进来,就快好了。”

朵拉步入屋内,那是一个宽敞、纯白的敞开式空间,两侧是成排到顶的落地窗。走着走着,她眼角瞥到什么东西在移动,但马上又意识到那只是玻璃窗上自己的镜像,心情这才平复下来,她最近总是提心吊胆的。她乖巧地待在房间里,打开又关掉台灯的开关,把丹乱扔的几本画册放回电视机旁的书架上。格姆雷已经在沙发边的狗窝里舒服地蜷成一团,睁着一只眼睛慵懒地追随着她的身影。朵拉环顾四周,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才能像个真正的家。六个月过去了,这个大工程才只草草开了个头。裸露的砖墙已刷成白色,地板打磨抛光,整个空间看起来既干净又宽敞,却令人觉得仿佛一个亟待填满的展厅。他们真的没有时间把这里变成一个家,事情总是一件接着一件。

“好啦,你可以进来了。”她听到丹在喊她。

朵拉伸手去推厨房的门,但门被破碎的油毡黏住了,一下推不开,她只好拿肩膀用力一顶,门这才砰地应声而开。

丹站在一张不太稳当的临时充当餐桌的折叠桌旁,示意她去看桌上那两碗热气腾腾的番茄浓汤和一盘涂好黄油的切片白面包,忘了自己身后的操作台上还有一个打开的番茄浓汤罐头。她朝他走去,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亲吻他布满胡楂儿的下巴。

“这是我这一整天里见过的最棒的东西了。”

“有这么糟糕吗?发布会怎么样?”

朵拉耸耸肩。“说不好,客户还没给准确的答复。”

“老板还算满意?”

“我想是的。要是我们当场把客户签下来,他就更满意了。这对公司来说是笔大业务,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她补充道,“毕竟有我一份功劳。”

丹松开朵拉,领着她走到桌旁。“来吧,趁热吃。”

朵拉在桌边坐下,伸手拿了一片面包。“谢谢你做的这一切。”

“这没什么,真的。”他说着递给她一杯茶,“没事吧?你脸色有点苍白。”

“我没事,只是工作太久了,有点累。”

他一脸担忧地望着她。“你太辛苦了。”

“我没事。”她一边说一边耸耸肩。

“你呢,今天过得还好吗?”她问道,企图把话题从自己身上转移开,“工作完成得怎么样了?”

这一问,丹的脸色突然亮了起来。“好极了,重大突破,我知道下一个作品要做什么了。凯特·格雷姆肖给我回电确认了她要的三件雕塑,恐怕接下来的好几个月都有的忙了。”

“太棒了!”朵拉举起马克杯,丹也举杯相碰,“天哪,这可真是个好消息。”丹等待灵感的出现已经很久了。他的上一组铜雕塑在伦敦一家小小的画廊里展出,有幸得到一位知名艺术收藏家的青睐。从那以后,他一直努力想要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压力巨大。朵拉明白他私底下为自己的低产备受煎熬,现在得知他终于找到了灵感,她也总算舒了一口气。“你愿意跟我聊聊这件新作品吗?”

丹摇摇头:“对不起,这件不能说。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有意思。所以现在后屋是闲人免进的了?”

“没错。不过那可是我的工作室哦,记住了吗?不是什么后屋。”

她低着头微笑起来。两人陷入了一阵令人舒适的沉默,各自咕嘟咕嘟地大口喝汤,直到碗底空了为止。

“我来洗碗。”她主动提出来。

“等会儿,我有东西要给你。”他说着,伸出一只手,掌心里躺着两粒棕色的胶囊。

“这是什么?”她问道,满腹狐疑地戳了戳胶囊,“看起来好像给马用的镇静剂。”

“是维生素。街角商店的辛格太太说你该开始吃这些补剂了。”他笑眼盈盈地望着她。朵拉从他手里接过药片,放进身边的一个空碗里。

“谢谢。”她说道,心里想着他到底跟多少人说过这事。看来有必要和他好好谈谈了,但不是现在,他的工作好不容易有了进展,看起来那么快乐。还是等等再说吧。

那天晚上,她被屋顶上打鼓般的雨声吵醒,丹在房间里惊慌失措地走来走去。

“你还好吗?”她一边问,一边在黑暗中撑起一只胳膊。

“没事,你待在暖和的地方,我没事。”她听见他打翻了一个锅子,还有水洒在地板上的声音。“该死的屋顶。”

她在黑暗中笑了笑,听着他小心翼翼地摆好碗盘和锅具,听着屋顶漏下来的水滴在罐子里的声音与室外的雨声融为一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