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理性动物》道格拉斯·肯里克-azw3,mobi,epub,txt,pdf电子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4512,或者书名,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道格拉斯·肯里克/弗拉达斯·格里斯克维西斯

作品简介:

为什么人权领袖马丁•路德•金与多位女性保持着婚外恋关系?

为什么乔布斯的过度自信反而让他取得了成功?

为什么花花公子型的坏男人更受欢迎?

为什么女性在排卵期会不由自主地穿得更性感?

为什么深夜走在黑暗的巷道会让我们格外警惕?

为什么别人打喷嚏时我们会紧张?

为什么赞比亚总统宁可让人民忍受饥饿也要断然拒绝美国赞助的食品?

人类通常都被认为是理性的,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人类经常会做出不理性、具有偏见甚至是非常愚蠢的决策。

心理学家道格拉斯•肯里克与维拉达斯•格里斯科维斯对此现象进行了深入研究,他们发现,在这些貌似愚蠢的行为背后,其实存在一个非常特殊的大脑决策系统。根据本书的理论,在我们的大脑中,实际上包含着7个内在的次级自我:自我保护型次级自我、避免疾病型次级自我、社交型次级自我、社会地位型次级自我、择偶型次级自我、留住配偶型次级自我、育儿型次级自我,正是这7个次级自我掌管着我们的思想和行为,让我们在不同的情境下做出不同的决策,甚至是不理性的、匪夷所思的决策。

道格拉斯•肯里克(Douglas T. Kenrick)

亚利桑那大学心理学教授,曾获得亚利桑那大学博士学位。他是人类行为与进化学会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也是进化心理学的奠基人之一。目前他已发表了近200篇科学论文并出版了多部作品,包括现已发行至第五版的畅销书《社会心理学》与《性、谋杀及生命的意义》等著作。其著述已发表在《行为与脑科学》、《心理学评论》、《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演化与人类行为》、《新闻周刊》、《纽约时报》和《今日心理学》等知名媒体上。

弗拉达斯•格里斯克维西斯( Vladas Griskevicius )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市场营销与心理学教授。

试读

在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实验室,心理学家索尔·米勒和乔恩·马内尔通过观察男性玩“21点”纸牌游戏来研究这种可能性。为那些没去过赌场的读者解释一下,“21点”是一种纸牌游戏,你可以玩得很保守(手里有16点以上就不再叫新牌),也可以玩得很冒险(如果再叫一张新牌,就有可能超过21点而爆掉)。这些男人玩牌时,研究人员会安排一位年轻女性在旁边观战。

跟那些澳洲滑板玩家一样,佛罗里达玩牌的男性在有女性观战时表现得更爱冒险。但是这项研究进一步提高了难度。在实验过程中,研究人员全程记录了这位女性研究助手的排卵周期。虽然她得到的指令是每一天的着装和行为都要完全一样,但在排卵期里,她的出现则对这些玩牌男性的行为产生了不同的影响——在她最容易怀孕的日子里,这些伙计们最敢冒险。

这些男性怎么知道她正处于排卵期呢?其实他们不知道,至少是无法有意识地确认,但是他们的身体知道。在一项后续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只要让男性闻到排卵期女性穿的T恤上的微妙味道,就会导致男性的睾丸激素水平急剧升高。

在理解了男性冒险的生物机制和繁殖成功之间的密切关联之后,让我们再回过去看看肯尼迪家族的奇闻逸事。这个家族对冒险的嗜好偶尔会导致他们做出糟糕的判断、发生各种不幸,甚至有几位成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风险总是关乎取舍,铤而走险的结果可能是死亡,但也可能是金钱和地位的回报。然而在更深的层次上,肯尼迪家族的冒险获得了进化王国中最有价值的回报——繁殖成功。还记得吗,全世界所有社会中的女性都会迷恋有野心、愿意冒险、追求成功的男性。虽然约瑟夫·肯尼迪的一些后代已在不幸中遇难,但他的基因还是枝繁叶茂。不过短短几代,这位爱尔兰人的孙辈就多达29人,重孙辈有60多人。并且如前所述,这些后代也继续过着富庶且成功的生活,虽然仍偶有冒险。

终极问题

那么,人类到底是理性的还是非理性的?如果只看表面,我们的很多选择都显得很愚蠢。大多数人更愿意做买电影票时幸运中奖100美元的那个人,而不是得到150美元却错失1 000美元的那一位。“不了,谢谢,我宁愿不要那额外的50美元”——从经济学角度看,这是非理性的选择。很多表面看似令人担心的倾向,会让我们严重怀疑人类是不是理性的经济人,甚至认为他们都是白痴。

当然,我们是要标新立异的。我们既不是经济人,也不是白痴,而是理性动物。决策是存在偏见,没错;个人决策有时也很愚蠢,没错。但是在所有的偏见和判断失误的背后,都存在极为睿智的祖传的决策系统。要理解人们如何做出决策,必须先问一问,大脑进化的结果为何是以今天的方式做出特定的选择。把人类行为和动物王国中其他成员的行为联系起来就能发现,人类大脑的设计,正是以曾经提高人类祖先适应性的方式做出选择的。

但是,情节在此出现转折!仅仅因为进化的力量指引了我们的行为,并不意味着你、我或约瑟夫·肯尼迪最小的重孙只有“适应性最大化”这一个进化目标。正如说“人类只是寻求效用”太过简单一样,认为“人类只是寻求适应性”也太过简单。我们接下来会讨论,人类决策体系的设计功能是要实现一整套各不相同的进化目标。在探究人类如何满足这些进化目标的过程中,科学家已经有了一些重要发现:解决不同的问题,常常要求我们用不同的甚至是完全相悖的方式进行决策。我们的反复无常实际上是与生俱来的。要了解为什么这一点对你的决策意义重大,就让我们去一趟亚拉巴马州,看看马丁·路德·金做过的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决策吧!

第2章

7个次级自我

1962年9月28日,马丁·路德·金正平静地坐在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某会场的讲台上,听众席中一个男人漫不经心地走上讲台并接近了他。突然间,那个人挥臂向金博士的脸上打去,一拳就把他打倒了。在这位人权领袖倒下时,攻击者残忍的拳头还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身上。攻击者是一位白人至上主义者,后来查明他当时是在执行美国纳粹党的任务。尽管马丁·路德·金对于种族歧视一直倡导非暴力抵抗,但他此时若是对攻击者表现出暴怒,谁也不会责备他。然而,金博士选择了另一种做法。他站起身,用圣洁的目光平静地注视着攻击者,毫不设防地放下双臂。一位目击者说他“就像个初生的婴儿”。当其他人冲过来保护他时,金博士还恳求说: “不要碰他,不要碰他,我们要为他祈祷。”

马丁·路德·金对道德准则的坚守,由此可见一斑。作为浸信会的牧师,他一贯宣扬其民权方面的理想并身体力行,同时倡导非暴力运动。例如,他站出来反对越战,尽管这使他失去了像林登·约翰逊总统这样有权有势的盟友。还有几次,他因投身于非暴力抵抗的人权活动而遭受牢狱之灾。

不过金博士对道德准则的矢志不渝并没有延伸到婚外情领域。金的朋友、同是人权领袖的拉尔夫·阿伯内西承认,这位偶像型的宗教领袖虽然已婚并有4个孩子,却是个“好色之徒”。除了跟一位女性保持着长期的婚外情,据称他还在旅行中多次和其他女性发生过短期性关系。根据传记作者戴维·加罗记载,金对自己的滥交有着强烈的负罪感,但那种负罪感并不足以改变他的行为。每当面临肉体的诱惑时,金博士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把高尚的道德价值观抛在了一边。

马丁·路德·金的道德失衡是他脑中那个理性人偶尔运行失常的结果吗?抑或有其方式解释他行为的反复无常?我们认为,他患有一种常见的多重人格障碍。我们甚至不需要重新研究他传记中的证据,也不需要请教任何精神病学家就可以确诊,金至少具有7种人格。

实际上,说他患有一种“常见”形式的多重人格障碍还太过保守。多重人格对于我们来说不仅是常见的,也是普遍存在的。我们无须了解你生活中的任何具体情况,就可以断定你至少也有7种人格。虽然你可能认为你的大脑中只有一个自我,但在更深的进化层面上,你实际上有很多个自我。雪上加霜的是,这些自我就像一个个小独裁者,一旦掌权,他们就会完全改变你的优先偏好。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意味着同一个人之所以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完全取决于当下掌权的是哪一个自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