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人的七张面孔》约翰•戈特曼-azw3,mobi,epub,txt,pdf电子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4511,或者书名,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 [美]约翰•戈特曼 / [美]琼•德克莱尔

内容简介:

如何扭转令人头疼的人际关系现状?如何用最短的时间,建立起良好的人际关系?《人的七张面孔》被媒体誉为“人际关系领域最具价值的一本书”。作为人际关系领域大师级人物,约翰•戈特曼在20年的研究基础上,提出的人际沟通方法可以帮助你建立更好的人际联系,全面提高你生活中的人际关系质量,不论是和伴侣、孩子、兄弟姐妹、朋友,还是和同事。

本书建立在广泛的调查、研究基础之上,参与人员超过3000人,是一份来自西雅图人际关系研究所的心理学报告。书中揭示了大脑中的“7张情绪面孔”,指出了沟通中要提防的“6只黑手”,以及如何通过不经意的线索,捕捉人际沟通细节的技巧。通过真实的数据和卓有成效的练习工具,本书帮你全面改善身边所有的人际关系。

中国顶尖商学院名师联袂推荐。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助理、领导力与组织管理系教授钱小军:一切完美人际关系的建立都源于身边的亲密关系,一切商务沟通的终极目标都是实现情感的交流。每一位商学院的学生都应该好好阅读《人的七张面孔》这本书。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EMBA中心主任、组织行为与人力资源主讲教授冯云霞:约翰•戈特曼教授所著的《人的七张面孔》为我们了解有效沟通和人际关系的规律本质打开了一扇门。这本书有理论、有事例、有故事,系统而形象地帮您了解人际关系建构的策略和路径,帮您重构关系、建立认同、重塑自己,做一个更清澈、更快乐、拥有和谐关系网络的人。

试读

“放任型”情绪观

如果你生在“放任型”家庭,你的家人很有可能任你自由地发泄自己的愤怒、悲伤和恐惧。“放任型”家庭文化认为释放消极情绪其实是人们释放压力的过程。在“放任型”家庭中,可以肆意释放任何情绪,悲伤、狂怒、无理取闹……他们认为淋漓尽致地彻底释放后就万事大吉了。

即使孩子释放的情感沟通信号中弥漫着浓郁的愤怒、恐惧或悲伤气息,“放任型”父母也总能给予同情。无论孩子哭闹不止还是脾气暴躁,他们都能设身处地地理解孩子的感受。

“你肯定特别难过。”

“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

“我知道你很害怕,我小时候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尽管父母的认同和安慰能缓解孩子的情绪,但是简单的同情无法教会孩子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绪,更不能培养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

“放任型”父母从不限制孩子在愤怒时的举止。一个5岁的孩子大发脾气,将哥哥所有的玩具扔在地上,还摔坏了几个。“放任型”父母满腔同情地关注到了孩子的愤怒,柔声细语地平复了孩子的怒气,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孩子需要知道自己的这种破坏行为是不对的。

“放任型”父母并非刻意忽视孩子的不当行为,他们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教育孩子。很多“放任型”父母生在混乱、压抑的家庭环境中,没人教他们如何管理情绪、解决问题。他们的父母给予他们太多不公正的待遇,也许他们暗自发誓一定要给自己的孩子截然不同的生活,只是他们不知道该如何着手。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教育孩子恰当地释放自己的情绪,只是无条件地接受孩子的所有情绪表达。孩子的某些情绪表达方式极有可能伤害到自己或他人,父母的放任无形中助长了孩子的不当行为,而孩子的不当行为往往让“放任型”父母束手无策。

并不是所有的“放任型”父母都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有的父母为生活所迫,无暇顾及孩子的教育问题。还记得本书第2章中考取法律学校的单身母亲埃米吗?工作和生活的压力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以至于她根本无暇顾及儿子的教育问题。

在“放任型”家庭长大的孩子,由于得不到如何处理复杂情绪的指导,所以他们的情绪管理能力不高。他们的愤怒往往充满强烈的挑衅,他们的悲伤往往最终演变为抑郁。

人际关系测试

◆测测你的情绪观以及人际交往能力

下面的问题可以帮你进一步了解自己的家庭情绪观,从而发掘家庭情绪观对人际交往能力的影响。

你可以独自完成这个练习,也可以邀请信任的人共同完成。如果独自完成,请想象你信任的人会如何选择答案。

请把下面问题的答案记入你的情感日志。

·你的家庭情绪观如何影响你对消极情绪的表达,如悲伤、愤怒和恐惧?

·你能感觉到别人的消极情绪吗?你能感觉到自己的消极情绪吗?

·表达完自己的消极情绪后,你是否会觉得自责、委屈?你的自责和委屈是否受到家庭情绪观的影响?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家庭情绪观是如何具体影响你的?

·想象一下,你的一位亲人向你提出沟通邀请,你将如何回应?接受、忽视还是积极地回应邀请?如果这个人提出沟通邀请的方式不恰当,你会作出同样的选择吗?在相似的情况下,你父母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与你的选择有什么不同吗?

·在亲人悲伤、生气或恐惧时,你关注的是他们的行为,还是他们行为背后所隐藏的情感?

·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请记录你能辨别出的用愤怒、悲伤或恐惧表达沟通邀请的事例。

·对于上题中提到的沟通邀请,你选择了何种沟通方式,回应、忽视还是回避?

·你对这些沟通邀请的回应,是否受到你的家庭情绪观的影响?

·如果你感觉到对方的沟通邀请,却仅仅向对方表明你理解他的感受,你们的沟通情况如何?

·如果你感觉到对方的沟通邀请,向对方表明自己很理解他的感受,并主动提出帮助,你们的沟通情况如何?

我们对100多个家庭进行了长达10年的两项研究,研究结果清晰地表明,“情绪管理训练型”情绪观比“忽视型”“放任型”和“压抑型”情绪观更积极、有效。能够互相接受、彼此尊重的夫妻的婚姻更稳固。在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成年后往往取得更大的成就。“情绪管理训练型”父母注重如何教育孩子管理自己的情绪,这些孩子比起在其他三种家庭长大的孩子做事更专注、行为举止更得体、能在学业上取得更高的成就,而且他们与同龄人的相处也更融洽。研究表明,他们血液中与压力相关的荷尔蒙含量比较低。成年后,他们很少咳嗽和感冒,健康状况更为良好。

情感逃避:一道人际鸿沟

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在家庭情绪观领域取得的研究成果以及其他同行所取得的成就,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尽管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人际交往过程中,人们必须接受并尊重他人的各种情绪,但还是有很多专家对此产生误读。事实上,很多专家认为,一个人的情绪智力(Emotional Intelligence,即情商)就是控制自己的情绪,用积极情绪替代消极情绪的能力。

对这个观点,我不敢苟同。我认为只有全面体会各种情绪,并利用这些体会达到预定目标的人,才是完整的人。

斯坦福大学所做的关于“延迟满足”(Delayed Gratification)的实验其实也是对情绪智力的一个误读。研究人员把十几名4岁的儿童领进实验室,分给他们每人一颗棉花糖。研究人员告诉孩子们在他离开的时间里,他们可以吃掉棉花糖,但是如果他们等他回来后再吃,就可以得到另外一颗棉花糖。

研究者们发现孩子们的表现迥然不同。有的孩子立刻一口把棉花糖吞下,有的孩子则耐心地等待着第二颗糖。后续研究表明,一口将棉花糖吞下的孩子到了高中后,羞涩、固执、意志力不坚定、对自我的认知也比较消极,他们的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成绩明显低于那些耐心等到第二颗糖的孩子。

他们的研究结果很有意思,但这个研究忽略了一个问题:促使孩子们耐心等待的原因是什么?丹尼尔·戈尔曼(Daniel Goleman)认为这是因为那些耐心等待的孩子能控制自己的欲望。

这是全部原因吗?我认为那些耐心等待的孩子有控制自己对第二颗糖的渴望,并把这种渴望作为促使自己耐心等待的动力的能力,这才是全部原因。这些孩子并不是简单地扼杀自己的欲望,他们能预知自己最终得到第二颗糖时的快乐心情。对自己情绪的成功管理绝不是简单的否定消极情绪,而是接受所有情绪,包括梦想甚至幻想,然后将渴望梦想成真的力量转化成促使我们成功的动力。这种解释同我们掌握的大量现实资料不谋而合。资料表明,能接受自己各种情绪的人更成功也更具责任感。

我们所倡导的文化鼓励我们情绪独立,否定消极情绪。风靡全球的耐克广告“想做就做”(Just do it)暗示我们不要顾忌,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如果顾忌太多,也许最终会一事无成。不过,我认为如果你的内心真的不想去做,也许你就不应该去做。

很多大学生踏入职场后放弃梦想,认为高收入可以替代梦想满足自己。我认识一位非常喜欢数学的学生,她很有天赋,梦想成为一名出色的数学家。不过她最终选择了从事财务工作,因为财务工作能给她带来更高的收入。几年后,我再次遇见她,此时的她已经是一位收入颇丰的会计师了,可是她告诉我她一点都不快乐。尽管她为自己在事业上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但她一点都不开心。她说她的工作“没有灵魂”,非常后悔自己放弃了真正的梦想。

害怕往往是人们选择逃避自己情感的最主要原因,不过最真实的原因也许是,人们不想体验面对自己最真实的情感时的那份心痛。书店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心理学通俗读本,向我们传授各种“如何快乐度过每一刻”的秘籍。这种秘籍多少能缓解我们的心灵寂寞,但是长远看来,逃避情感最终将导致孤寂或抑郁。

杰伊原本就没有期望加里会给他一个确切的承诺,因此无论加里怎样回答,杰伊都会觉得很舒服。但这种方式也有一个缺点:杰伊无法获知加里对邀请的真正态度。加里真有那么忙吗?或者他这样回答仅仅是为了找一个拒绝与杰伊吃午饭的借口?加里会给他打电话吗?这些问题杰伊全都无法确定,只有时间能说明一切。不过,杰伊还是喜欢这个结果,因为如果他作出明确的邀请,结局可能会这样:

杰伊:我们找个时间一起吃顿午饭怎么样?下周找个时间?

加里:唉,太抱歉了,杰伊,我下周很忙。

杰伊:太糟糕了,下下周怎样?

加里:下下周也不行。

杰伊: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加里:我真的很忙,等我不忙的时候再给你打电话怎么样?

杰伊:好吧,记得给我打电话。

能看到杰伊在这个对话回合中如何失去主动权的吗?加里也十分为难。如果杰伊不这么穷追不舍让加里难堪的话,情况也不至于如此糟糕。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直白地提出邀请,事实上,有时很有必要坚持要求对方清楚地作出承诺。(“这是我第三次等你了,你既没来,也没打电话。如果你还继续不尊重我,我们之间就要彻底玩完了。”“两年前你就承诺给我涨工资,如果这次还不涨的话,我就要跳槽了。”)不过,这种直白语言的风险系数很高。

当然,并不是所有模糊的沟通邀请都是发出者刻意而为,有时只是因为说话人的沟通技巧欠佳。如一位丈夫说“我们必须为假期作好计划”,其实他真正的意思是“我想和你单独相处”。由于他未能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意图,妻子可能会误以为丈夫打算带全家去度假。再比如,一位办公室女职员对老板说“我想来点新的挑战”。其实她真正的意图是想加入老板的销售团队,但是因为她表述模糊,老板误解了她的意图,结果给她报名参加数据库管理课程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