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生活的准则》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数字4509,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 [美]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

原作名: The Conduct of Life

内容简介:

我该如何生活?我们无力解决时代的问题。我们的几何学无法测知流行思潮的巨大轨道,无法目睹它们的归真返璞,无法协调它们之间的针锋相对。我们只能遵循自身的价值取向。倘若我们非得秉承一种无法抗拒的意旨,那么我们最好细心揣度,认真选择自己的道路。

当我们为实现自己的愿望而迈出第一步时,便遭逢不可逾越的局限性。我们豪情满怀想要改变人类,然而经历了多次尝试之后,我们才意识到必须早些着手——从学校开始。但孩子们却桀骜不驯,令我们难以将他们培养成才。于是我们断言他们是朽木不可雕也,我们还须更早些对他们加以改造——从生育期开始。这就是说,这个世界上有命运的存在,或者说这个世界存在着一些准则。

《生活的准则》是一本经久不朽的经典畅销名著,是一本改变千百万人命运的书籍。全书从命运、力量、财富、修养、风度、崇拜、随想、美、幻想九个方面探讨了人类该怎样直视命运,走向成功,并通过揭示人性的弱点,激励着人们去改变现状,争取自己精神层面的提升,获取不是通过炫耀自身的财富所带来的幸福。

试读

如今,修养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字眼。当全世界都在追求力量,追求作为力量手段的财富时,修养修正了成功的理论。人是自身力量的俘虏。对往事条理性的回忆会使他成为一部历书,辩论的才能会使他成为善辩者,赚钱的技巧会使他成为吝啬的守财奴,也就是使他沦为乞丐。而修养通过求助于其他力量来对抗那种占据着优势地位的才能,通过求助于高贵的力量,减轻了这些炎症。它紧紧地注视着成功。为了有所建树,大自然可以毫不仁慈,她不惜牺牲行动者以求达到目的,她会让人患上水肿或者肿胀。如果她需要一根手指,她会不惜以胳膊和大腿作为代价换取这一手指。某一部位的力量若是出现了过剩,作为补偿,与它相邻的部位往往会立即出现某些缺陷。我们的效率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我们精力的集中,因为大自然在把一个著名人物送入世界的同时,常常让他过分偏重于某一方面,牺牲了他的匀称以保证他的工作能力。据说,一个人只能撰写一部书。如果某个人有了某种缺陷,他一切的行动中就会留下这种缺陷的痕迹。如果大自然创造了一个像富歇一样的警察,那么他就是由怀疑和对付嫌疑者的谋略所构成。富歇说,“空气中充满了匕首。”桑克托留斯医生终其一生,研究天平,用来称量他的食物。科克勋爵高度赞赏乔叟,因为他的《寺僧乡士的故事》彰显了《亨利五世法令》第四章中严禁炼金术的内容。我曾见过一个人,他相信英国首要的祸根就在于对音乐会的热衷。前不久,一个共济会会员对这个国家的公民解释说,华盛顿将军之所以能取得成功,主要因为他得到了共济会的帮助。

但是,比总是弹奏一根琴弦更糟糕的是,大自然通过给予个人以一种自以为在宇宙中占有重要地位的自负,从而促成了个人主义。自我主义者是社会的蛀虫,他们中有愚笨者,也有聪颖者;有神圣者,也有世俗者;有粗鄙者,也有高雅者。这是一种像流行性感冒一样侵袭所有体质的疾病。在这种被医生称为“舞蹈病”的疾病状态下,病人有时会转圈,而且不停地在一个地方缓缓地旋转。自我主义是不是这种疾病的玄奥的变形痘呢?一个人沿着他的才能形成的圆圈跑着,陷入了自我崇拜的境地,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这是一种存在于所有心灵中的倾向,其中一种令人烦恼的形式就是渴求同情。受难者夸耀着他的痛苦,从伤口上撕下药棉,露出他们本应受到指责的罪状,让你同情他们。他们喜欢疾病,因为生理的痛楚可以从旁人那里索取到某种关切。在我们眼里,孩子们就是如此,当大人进来时,他们要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就会咳嗽,直到喉咙哽咽,以吸引大人的注意。

这种病态是才能的祸根——艺术家、发明家、哲学家皆是如此。杰出的唯心论者绝不会无视他们的言行,也绝不会勇敢地正视它们都是徒劳无益的事实。提防那些宣称“启示就要降临于我”的人吧!这种习惯很快就会遭到惩罚,因为这种习惯需要人们去迁就它,需要人们温柔地呵护病人,把它锁入更为狭隘的自我主义的牢笼里,把他从这个由上帝创造的、由快乐而难免犯错的男男女女组成的大千世界中排斥出去。既然我们是可以被侮辱的,那就让我们受人侮辱吧。宗教文献中有许多显著的例子,如果我们翻阅一下自己喜爱的那些诗人、批评家、慈善家、哲学家的名单,我们就会发现他们也染上了这种水肿病和象皮病,而这正是我们所要克服的。

这种甲状腺肿大式的自我主义在名人中是如此的常见,因此我们只能猜想它有助于人的天性,在人的天性中有很大的必要性,就像我们在异性的相互吸引中所见到的必要性一样。人类这个物种的保存是这种必要性的一个方面,即大自然通过给人类超载了这种激情而获得了人种,她冒着永无休止的罪恶和混乱的风险不顾一切地创造了人类。因此,自我主义扎根于基本的必要性,而正因为这一必要性,每一个体才能继续作为他自己而存在。

这种个性不仅与修养相一致,而且恰恰是修养的基础。每一种有价值的天性都依据自己的权力而存在,我们与之交谈的那个学生必须具有一种天资,而他的修养永远无法逾越他的天资,这种天资使用了所有的书籍、艺术、工具和交际中的优雅举止,却永远不会被它们所征服,也不会在它们中迷失本性。只有意志坚定的人才是像样的人。修养的目的不是破坏这种个性——上帝决不允许这样!它只是要消除一切的障碍和杂质,留下纯粹的力量。我们的学生必须具有一种独特的风格和决心,掌握自己的专长。但是,在他拥有了这一切之后,他必须把它们置于身后。他必须拥有一种宽容,一种以自由而闲散的目光环视万物的力量。但是,这种个人利益和自我是否超载了如此之多,以至于人们在寻找一个能够不带任何感情或个人偏好,能够客观地看待事物的伙伴时,他们几乎找不到令他们满意的人呢?因为只要那些东西与他们的自爱无关,大多数人就会变得冷漠无情,麻木不仁。尽管他们也讨论眼前的东西,但是他们考虑的却是自己,他们的虚荣心布下了小小的陷阱,以得到你的钦佩。但是当一个人发现他个人的历史对于人类的重要性是有限的之后,他仍会同他的家人,或者几个伙伴,也许还有邻里之间有名的几个人士交往。在波士顿,生命的问题也就是那八个或者十个左右的人物的名字问题。你见过奥尔斯顿先生、钱宁医生、亚当斯先生、韦伯斯特先生、格里诺先生吗?你听说过埃弗雷特、加里森、泰勒神父、西奥克·帕克吗?你和蒂尔宾维尔先生、萨米特莱弗尔先生、拉克弗罗比斯先生聊过天吗?如果那样的话,你就可以去死了。在纽约,这个问题是另外八个、十个或者二十个左右的人物的名字问题。你见过那几个律师、商人和经纪人——两三位学者、资本家和报纸的主编吗?纽约是一个吸干了的橘子。当我们解雇了一打构成我们美国存在的国内的或进口的名人之后,所有的交流也就结束了。我们不指望任何人成为别的什么东西,他们只不过是这些主角的模糊的复制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