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跳出你的思维陷阱》斯科特·亚当斯-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数字4449,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 [美] 斯科特·亚当斯

内容简介:

不管你有多聪明,也不管你的消息有多么灵通,你都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被困在各种思维陷阱里。《呆伯特》(Dilbert)漫画系列作者斯科特•亚当斯在这本书中,告诉我们如何认识和避免局限思维的陷阱——这种思维模式会严重阻碍我们对现实世界的清醒认知。

……

斯科特认为,局限思维不是因为愚蠢,也不是因为信息不足,而是一种低效、缺乏理性的思考模式。即使那些非常聪明、受教育程度非常高的人,也有可能陷入局限思维之中,因为他们没有学习并使用各领域精英的高效思考法。凡是成功的心理学家、工程师、科学家、企业家、领导者、历史学家和艺术家,都能通过不同的信息过滤器来看待世界。如果不了解有关这些信息过滤器的基本知识,我们就会陷入局限且无效的思考,做出错误的决策。

对此,亚当斯提出了一系列跳出局限思维的方法。你将学习如何认清局限思维的陷阱,然后勇敢跃出。你可以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去理解这个世界,让自己的每一次谈话和思考都更具洞察力,成为一个你想成为的智者。

试读

别听所谓“权威人士”的话

我们无意中为自己构筑了思维陷阱,其方法之一就是模仿我们从经常被请出面做评论、给意见的“权威人士”那里听到的非理性观点。这类特约权威人士几乎总是拥护者,而不是客观的观察者。如果模仿他们的观点,你就离开了理性的领域而去尝试说服。如果你是为了说服别人而故意模仿权威人士的观点,那可能还说得过去。但是,如果你在模仿权威人士的同时认为他们的观点公正无私、合情合理,那你就是在给自己构筑小型的思维陷阱。

在本章中,我将告诉你如何避免模仿十分荒谬的权威人士的推理,以及如何避免落入他们的文字陷阱。

道德比较

如果你没有孩子,只有一只猫,那么我建议你克制住冲动,不要讲什么孩子和猫同样重要的话,即使你认为确实如此。不要这样讲话:

朋友:“我的孩子太挑食了,都快把我逼疯了。”

你:“我明白你的意思,好在我的猫只吃湿软的猫粮。”

这听起来好像你认为你的猫和你朋友的孩子在某些意义上是等同的——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是你这样说一定会让朋友感到难过,所以不要这样说。下面是另外一个需要避免的例子。

朋友:“我明天要做心脏搭桥手术,搭四根桥,医生催促我更新遗嘱。”

你:“我知道这种感觉。我曾为消除额头上的皱纹打过一针肉毒杆菌。真是太吓人了。”

出于礼貌,尽量不要拿别人的癌症和你的皱纹做比较,也不要拿别人家人的死亡和你冰箱里过期的牛奶做比较。虽说这并不是什么反人类犯罪那样的大恶,但这么做显得你十分无礼,没有说服力。

如果你在捍卫己方观点时指责批评你的人是在做“道德比较”,那么你很可能陷入了毫无意义的局限思维之中。除非对方明确地告诉你,否则你不知道他将如何对事物进行排序。即便如此,你仍然会怀疑他在撒谎。

我还没有看到任何被指控在做道德比较的人证实他们的确有意在这样做。这意味着,对道德比较的典型指控是基于对陌生人想法的假设。人类不擅长读心术,却经常认为自己具备这种神奇的力量。

我发现,当人们无法为自己辩护,却需要说一些听起来冠冕堂皇的话时,最容易指责对方在做道德比较。例如,如果你在酒吧里冒犯了某人,而一个醉汉为此杀了你,这两种行为在道德上是不同的,人们通常认为谋杀比冒犯更恶劣。但事实是,双方的行为都很恶劣——一个比一个更恶劣。从科学的意义上说,你可以责备这两个参与者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但从政治或社交媒体的角度来看,任何说双方都有责任的言论都会让你受到局限思维者的批评,他们会指责你在做道德比较,但实际上你可能并没有这样做。

一般来说,当人们想要做道德比较时,他们会很乐意承认自己的行为(如果你要求他们解释的话)。但是,如果谈论道德比较的人都是权威人士,而这些权威人士攻击的目标根本就没有这样想,那么他们可能是陷入了局限思维。不要像他们那样。

/ 如果你指责某人做了不恰当的道德上的类比,那么你可能陷入了局限思维,误判了对方的想法。

文字思维

在批评某件事出现错误的时候,就像我们所有人有时所做的那样,你可能有十分充分的理由,特别是如果你能使用事实和逻辑证明自己的观点。

但是,如果你发现自己需要重新设计普通词语的意义来证明自己的观点,那么你可能正陷于我所称的“文字思维”之中。这是一种常见的局限思维,陷入文字思维的人会特别关注文字的定义,试图以此认识世界,或者赢得辩论。

例子:

反对堕胎者:堕胎就是谋杀!

支持堕胎者:只有触犯法律才会使用“谋杀”一词,堕胎并不违法。

反对堕胎者:随你怎么说,但是杀害一个无辜的生命是不道德的!

支持堕胎者:胎儿在能独立生存之前不能算是“生命”。

反对堕胎者:生命始于受孕!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在这个例子中,你可以看到双方根本没有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辩论,只不过是一场关于文字意义的辩论。对于这个例子而言,真正的辩论涉及在两事之间找到政治平衡,一是道德意识,一是主张允许妇女自由选择最佳的个人健康、生活方式和经济结果。如果你毫无城府地坦率公开自己的观点,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堕胎,那你最终会看起来像个怪物,尽管到底是何种怪物取决于你站在哪一方。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大多数人很理性地选择最保险的方法,即坚持认为他们自己对文字的理解应该能够决定国家的法律。

当事实和逻辑站在你这一边,当你觉得自己可以开诚布公地讨论问题的时候,你极少会使用文字思维,因为我们通常喜欢开门见山,一开始就使用最有力的证据,这意味着我们会把文字思维作为最后万不得已才使用的手段。事实上,这是我在推特上赢得辩论的方法之一。我一旦使用文字思维,马上就宣告胜利,然后扬长而去,留下对手在网上凌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