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认知驱动》周岭-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数字4448,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副标题:做成一件对他人很有用的事

作者: 周岭

内容简介

成长的根本是:创造价值、做成事情。从“习惯养成”到“技能培养”,从“对内输入”到“对外输出”,从成为“更好的人”到成为“更有价值的人”,这些刻意的转变会让我们走出焦虑的怪圈。
做到,是最高等级的成长。一个人最终的成长也是通过主动做成一件对他人很有用的事来实现的。但现实生活中,很多人虽然内心强烈希望变好,行动也非常努力,却始终无法做成事情,这背后的原因通常是因为缺少价值意识、输出意识、创造意识、作品意识、利他意识……

本书将通过“做成一件事”的心法和技法两部分内容,和大家一起探索如何通过创造个人价值来获取人生的成就、幸福和意义。

单纯依靠意志力的努力往往是盲目的,所以人们会反反复复地起念,又反反复复的失败。只有当一个人彻底了解了做成一件事的来龙去脉、看清事情本质后,才能彻底走出反复尝试却劳而无功的困境。

学会用认知来驱动自己,我们就能更好地到达成长的彼岸——做成一件对他人很有用的事,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

试读

价值:用价值规律看问题,你的人生会发生巨变

2017年7月,我从零开始公开写作;2020年9月,我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认知觉醒》。这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有特别天赋、特殊资源和巧妙捷径的普通人来说,算是一个可喜的里程碑了。[1]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写作确实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不夸张地说,我在这期间的成长提升不亚于前三十几年的总和。

然而,有一个问题却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这世上投身写作的人那么多,为什么最终获得一定影响力的只是少数呢?回想当初和我一起练习写作的伙伴们,大多数早已放弃,少部分虽然还在坚持却始终反响平平,这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我想除了运气,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那就是价值。

“价值”这两个字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思考并牢记,因为当你把写作替换成任何自己想做成的事情时,这个道理同样成立。所以如果我们能把“价值”这个概念彻底想清楚,就有可能让自己的人生发生巨变。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现在我就以写作为例,向你阐释这条人人都可以借鉴的成长之道。

我能得到这个重要的启示归功于两次好运。

改变自己的关键是创造价值

第一次好运发生在2016年5月,那时我初读了李笑来的《把时间当作朋友》,其中的“交换才是硬道理”这一节触动了我,它让我联想起以前在课本中学过的“价值规律”,即商品生产好之后要以价值量为基础实行等价交换。看着这个耳熟能详的价值规律,我突然灵光一闪,悟到一个关键认知:改变自己的关键是创造价值。

这个结论不难理解:因为只有当自身创造的价值足够大时,我们才能被别人强烈需要,才能参与到更大的社会交换中去,并得到对方对等的回馈。想想看,如果你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人家凭什么关注你、支持你、为你主动调用社会资源?所以成长的目的就是创造价值,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成就自己,而且你创造的价值必须是长久的,因为越长久,价值就越大。

这个道理放在写作上也是一样的。我们必须想办法生产有长久价值的文章,创造对自己和他人长久有用的思考,摒弃一切不具备长久价值的内容。于是我自然选择了这样的策略:力求每篇文章都追求底层、不碰热点、不说个人碎碎念,砍掉浮夸的表情、无意义的插图及一切与主题无关的东西;同时力求每篇文章都能解决一个实际问题或改变一个观念,而不是让人情绪高涨一下之后就归于沉寂了。

更重要的是,每次提笔时我都要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这篇文章在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后再看还有价值吗?如果没有,那就没必要写了。

仅这一问,就能消除一切浮躁的动机。

事实上,生活中的每一个选择都可以用“三五年之后还能产生影响”这个标准来衡量。比如面对滚滚的信息洪流,我们就可以用它来约束自己的注意力:一篇公众号文章、一本书或是一部电视剧三五年后是否仍对自己有积极正面的影响?如果有,就值得花时间去看;如果没有,就可以考虑舍弃,不管它们看起来多么有道理、多么有趣。

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对的。如果我的文章没有长久价值,就不会得到《人民日报》的转载,也就不会吸引读者来咨询和求助,自然也不会有现在这本书。我能从零突围,不是因为写博人眼球的标题,也不是蹭新闻热点的流量,更不是炖煮煽动情绪的鸡汤,而是扎扎实实地生产了有长久价值的内容。这些内容抓住了读者的痛点,满足了读者的需求,最终换来了读者的关注和支持。

生产对别人有用的东西永远是写作的指南针,其他事情亦是如此,价值交换规律放在哪里都会起作用。比如在寻找目标这件事上,很多读者会在咨询的时候说:我想变得很有钱;我要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我想成为学霸;我要养成5点起床的习惯……仔细琢磨这些话,我们会发现其中隐藏着一个思维误区,那就是人们往往只单方面看到自己想要的,却忽略了自己能给的。

绝大多数人在确立目标时都采用“我想要”的思维模式,因为说出“我想要什么”很容易,而且这种“利己思维”驱使下的目标往往很多、很大,很容易让人陷入不切实际或急于求成的境地。所以只要我问:“那你能给予别人什么呢?”对方马上就会陷入沉默,然后幽幽地说:“好像确实没什么能给予别人的,就算是养成一个习惯,也难保自己能付出那样的行动。”

再想想那些我们愿意主动关注的人吧,他们是不是都在某一领域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呢?因为这些价值可能对我们有用,所以我们愿意关注他们,和他们保持联系,甚至愿意付费支持他们。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律之一。即使换作是你,结果也是一样的。只要你自己有独特的价值,且价值能够呈现出来、被他人强烈需要,别人就会关注你、支持你、给你反馈,进而与你产生密切的联系,愿意把自己的资源给你调用,最终你会发现之前你想要的一切都会自然来到你的身边。所以“利他就是利己”这句话真不是什么鸡汤,而是这个世界无比真实的运行规律,谁能早一天正视它,谁就能从中受益。

一旦我们把视角从“我想要”转到“我能给”的时候,很多浮躁、妄念就会马上消失;当我们开始思考做什么事能够给别人带去长久价值的时候,就会看到一个新天地;当我们开始想办法把自己打磨得更有价值的时候,就能在浮躁的人群中稳住自己、默默前行,去等待那束亮光出现。

当然,走价值积累之路是需要保持耐心和远见的,因为价值的产生需要过程,一旦你选定了价值之路,就要消除自我怀疑,保持坚定。

2018年8月,我听了国内流程管理专家金国华的一次分享,其中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对的东西,你就坚持,不需要想清楚。只要这件事情是有好处的,对别人、对自己有价值,有贡献和产出,你就坚持。人生所有的付出和经历,都会在未来的某一刻给你回报。”

价值积累之路就是这样,刚开始的时候不一定看得清结果,但只要牢牢盯住“价值”这个方向往前走,我们就不用担心自己会走偏。

所以在我看来,写作、成长和成功其实是一回事:写作就是生产有价值的内容,成长就是做一个有价值的人,而成功就是我们能为这个社会做出的贡献。究其根本,它们都遵循价值交换规律。

用知识为价值加码

第二次好运得益于我在写作初期上的一次写作课。课上,我接触到了“顶级信息论”和“10万:1千的输入输出比”这两个观点,它们让我直接从“经验写作”跳到了“知识写作”的层次上。

其实,对一个成熟的写作者来说,这两个观点再正常不过了,但对当时刚开始写作的我来说冲击非常大。因为那时的我和很多写作者一样,完全靠自己的经验码字,文章里充斥着个人的日常感想和感受。这样的文章固然容易写,但往往很局限,也没有长久价值,而且受个人经历限制,时间一长就会觉得没东西可写。

不过,一旦有大量的顶级信息输入就不一样了。顶级的知识可以给我们带来底层的认知、广阔的视角、丰富的素材和独特的关联,让我每次都可以用不同的知识或故事来开场,而无须用“我有一个朋友……”来开头。经常用“不知名的朋友”的案例就会显得狭窄,可信度也不高,况且经验这东西很容易枯竭,但知识不会。

这就解决了我素材来源和写作层次的问题,所以我经常把这堂课喻为自己的写作基因塑造课。有了这样的基因支撑,我便开始大量阅读、输入,用知识为价值加码,先后归纳并实践了刻意练习和深度学习等成长方法论,这些方法论又反哺了自己,让我开始有意识地在舒适区边缘持续打磨作品。这种循环一旦开启,文章的深度和价值便开始飞速提升,所以尽管这几年我的文章总数不是很多,但建立的影响力却比较扎实。

再看网上的众多文章,我们会发现它们的作者依旧缺乏价值意识。他们虽然长期坚持输出,但内容多是围绕热点事件发表见解、记录自己的生活感受,或是罗列一本书的知识要点。这样的内容通常谈不上有什么长久价值或深度价值,同质化严重,很容易被他人替代,所以即使他们每天更新、日日产出,也无法被别人强烈需要、无法参与更大的价值交换,于是就成了那些“很努力却总是看不到希望”的人。

这也是我们要不断学习“新知”的原因,因为“新知”永远是增加价值的有效砝码。如果我们缺少这种理念,就只能用浅薄的经验和盲目的毅力去努力,很难获取独特的能力和价值优势。所以无论我们在什么行业、什么领域、什么岗位,想要胜出,就要在心中打下这样的烙印:愿意并舍得在学习新知上投入大量资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