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第三次沉思》斯蒂芬·温伯格-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数字4348,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副标题:我们仍不了解的宇宙

作者:[美] 斯蒂芬·温伯格

当代最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之一,对量子场论、粒子物理和宇宙学做出很多贡献。1967年,他提出了弱相互作用和电磁相互作用的统一理论,后来被称为电弱统一理论,成为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一部分。获197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温伯格也是最吸引读者的、最受尊重的、杰出的科学传播大师之一。因为写作上的成就,他获得1999年刘易斯·托马斯科学写作奖和2009年詹姆斯·乔伊斯奖。他于2020年获得的科学突破奖特别奖除了“奖励他对基础物理持续的领导,对粒子物理、引力和宇宙学的广泛影响”,也奖励他“对广大公众进行科学传播”。

这本书讲了什么?

1.《第三次沉思》一共收录了25篇文章,一改前两本文集按照文章发表时间排列的做法,先把所有文章按主题分成4个部分,然后在每个部分中,文章按照发表时间排序。这4个主题分别为“科学史”、“物理和宇宙”、“社会观评”和“个人遐思”。

2.从宇宙、天文学、量子力学到今天科学的局限,温伯格热忱而清晰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理性的科学家看待世界的方式。

天文学有什么用?

研究三代夸克和轻子又有什么用?

我们要不要建对撞机?

基本粒子是什么?

科学家是如何发现新科学的?

主导物理学近半个世纪的标准模型是什么?

是什么让宇宙不断膨胀?

我们今天的宇宙是偶然的结果吗?

如何解释多重宇宙?

3.比起无限可能的多重宇宙,他更相信我们的宇宙拥有一个确定的历史。比起做个权威,他更希望自己参与创建的标准模型能被超越。比起人类凌驾于万物,他更相信有些东西独立于我们和我们建立的模型而存在。除了科学问题之外,这本书还展现了一个嬉笑怒骂又真实的温伯格。他表达对公共政策的不满,与不同意见者在报纸上公开争论,也评论诗歌、艺术,在公众面前发表风趣渊博的演讲。

4.从物理学的世界到我们生活其中的真实世界,温伯格都给出了诚恳、广博的意见。追随这个物理学家和科学传播者,你将看到对多重宇宙的另一种解释,看到世界真相的另一种可能。

我了解此生有限,而我只是短命的生灵;但当我寻觅那繁星的转轮,我便不再双脚触碰地球,而是与宙斯本人肩并肩,我取用着我的那份珍馐,那本属于神明的食物。

试读

《长的时间和短的时间》是温伯格为另一位理论物理学家特·胡夫特的书所写的序言,谈了极长和极短的时间尺度。此文让我想起温伯格应我之邀所发表的公众演讲“极大和极小”,关于极大和极小的空间尺度。二者正好是关于时间和空间两个方面。

在《关注当下——科学的辉格史》和《科学的辉格史:一次交流》中,温伯格指出从当代的角度评判历史,即辉格史观,在科学史上是有一席之地的。这是因为科学的目的是理解世界,追求真理,科学上有对错。之所以有这个问题的讨论,是因为他自己的书《给世界的答案》体现了这样的观点。最近两年我开设了科学史课程,用温伯格的这本书作为主要参考书,我非常喜欢这本书,赞赏他的观点。

在“物理和宇宙”部分,温伯格介绍了基本粒子、宇宙、对称性和希格斯玻色子这些核心概念。温伯格本人对这些议题的研究做出过重要贡献。在《量子力学的麻烦》中,温伯格介绍了量子力学中,关于测量中的概率,包括温伯格在内的很多物理学家还觉得不满意。

在“社会观评”部分,温伯格对太空项目、大科学、总统竞选、税率、载人航天以及怀疑主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个人遐思”部分,温伯格回忆了自己学生时代的经历,谈了科学写作,以及理论物理学家和创造性艺术家的工作方法上的相似(这是他获得詹姆斯·乔伊斯奖时发表的获奖演讲)。

2021年7月23日,温伯格在奥斯汀仙逝,终年88岁。想起前一年网络演讲对话结束时,温伯格欢迎我再去得克萨斯,深感怅然。

从这本书中的《安息于得州的教育家和学者们》一文的按语中,我们了解到温伯格将葬在奥斯汀的得克萨斯州墓园。温伯格在文中写道:

教育者们大概不会拥有可以和“得克萨斯之父”斯蒂芬·奥斯汀或者美国内战时的南方首任两线总司令阿尔伯特·西德尼·约翰斯顿纪念碑比肩的墓碑,但是至少他们可以安息在此,为得州科学与学术的繁荣给出无声的证明。

安息吧,温伯格教授,您也为得州科学与学术的繁荣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在这本书前言中,温伯格坦诚地提前向读者致谢:“我希望这不是最后一部文集。不过……”

让我们品味这本书,作为对斯蒂芬·温伯格教授的纪念吧。

施郁

复旦大学物理学系教授、理论物理及物理学史研究者

推荐序四 终极理论之梦:温伯格一以贯之的科学写作主线

温伯格是那种既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取得顶尖成就,又能面向公众清晰表达自己观点的少数科学家之一。标志其专业领域顶尖成就的,是他因提出电弱统一理论——统一了电磁力和弱相互作用力——而分享了1979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肯定其面向公众进行科学写作成就的,莫过于他获得了1999年洛克菲勒大学的刘易斯·托马斯奖。

刘易斯·托马斯奖授予那些“他们的意见和观点能向人们揭示科学的美学和哲学维度,不仅提供新的信息,而且还能像诗歌和绘画一样引起人们的沉思甚至启示”的科学家作者。温伯格因“在充满热情地、清晰地传达基础物理学的观念、历史、解释力和美学维度方面所取得的杰出成就”而获得该奖,代表作便是他为普通读者写的《最初三分钟》和《终极理论之梦》。获得刘易斯·托马斯奖的科学家又被称作“诗人科学家”,这个称号在肯定他们写作技巧的同时,也充分概括了他们对科学的美学和哲学层面上的思考。在温伯格的这些作品中,以他对文字的娴熟驾驭和文字中流露出的对物理学的热情来说,是无愧于“诗人科学家”的称号的。

温伯格还经常在诸如《纽约书评》《科学美国人》等一些大众媒体上发表一些阐明自己对科学的看法和观点的文章,这些文章先后分三次结集出版。前两本文集分别是《仰望苍穹》和《湖畔遐思》。

《第三次沉思》是第三本文集。跟前两本文集一样,书中的大部分文章都曾刊登在《纽约书评》等期刊上。在这些文章中,温伯格以一贯优美、生动的文笔,清晰地表达了自己是一位理性论者、还原论者、实在论者和非宗教论者,致力于在公众、政客和被他称为“科学的文化对手们”面前为科学辩护。

《第三次沉思》一共收录了25篇文章,一改前两本文集按照文章发表时间排列的做法,先把所有文章按主题分成4个部分,然后在每个部分中,文章按照发表时间排序。这4个主题分别为“科学史”、“物理和宇宙”、“社会观评”和“个人遐思”。

“科学史”部分一共收录了8篇文章。按照第1篇文章《天文学的用处》开头的说法,“几年前,我决定要更多地了解科学史,所以很自然地,我主动请缨来教这门课”,可见温伯格对科学史是有较为长久的兴趣并主动接近这门学科的,他通过教授一门科学史课程的方式来了解科学史。这门课程的讲义经过整理也出版了,正是《给世界的答案》。

《给世界的答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给温伯格带来一致好评,甚至招来了一些尖锐的批评。原因是温伯格在书中主动贯彻辉格史观。自从英国历史学家巴特菲尔德在1931年对“历史的辉格解释”做出批判之后,避免用当下的观点去评价历史上的事件和人物是史学界包括科学史界自觉遵守的“政治正确”做法。在历史研究中,学者们应该尽量避免“年代误植”和“目的论”的错误,也就是不应用譬如20世纪的科学观点去评价公元前5世纪某个古人的观点是错的或者对的,也不应因为这位古人的某些探索没有沿着我们当今认为正确的科学方向前进就认为他的工作毫无价值。科学史的研究不应简单地把科学的历史描述成以今天的标准看来是进步的历史。而温伯格却说:“我早就知道这种进步的故事已经不时兴了,并且我有意对科学史采用了常被诟病为‘辉格解释’的方法。”这就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争议。《第三次沉思》中至少有两篇文章是回应这种争议的:第7篇《关注当下——科学的辉格史》和第8篇《科学的辉格史:一次交流》。

温伯格不是职业科学史家,作为一名科学家,对科学史做出“辉格解释”,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是深深契合于他的以还原论立场为基础的“终极理论之梦”的。如果古往今来的一切科学探索,就是为了“了解自然中一切规律(非历史偶然性的一切)是如何遵循几条简单定律”的,那么那些历史上的社会、文化、宗教、政治、经济等诸多因素与科学的纠缠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温伯格认为,“不论在其他各类历史中人们如何看待辉格史观,在科学史上它是有一席之地的”。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温伯格把提出各种科学史观,尤其是后现代科学史观的职业科学史家们看作“科学的文化敌手”。对于那种把科学史描述成“在科学理解上没有进步,而只有风尚或习惯”的科学史观,温伯格是断然不会接受的。

对于林德伯格所说的,“对于一个哲学系统或者科学理论的恰当评估,并不是它在多大程度上预见了现代思想,而应该是它处理当时的哲学与科学问题时的成功程度”,温伯格直接斥责为“一派胡言”。在一篇为回应争议而写的文章中使用如此犀利的措辞表达如此鲜明的观点,无疑又为他招来了更多的争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