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烧纸》李沧东-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数字4343,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推荐:豆瓣分类排行排名第1的书

今日重点推荐《烧纸》

作者:李沧东

2020年度外国文学(小说类)No.1

这本书讲了什么?

1.《烧纸》,刻画了因为家庭出身带有“红色”背景而未能考入士官学校,最终成为默默辛劳的底层公务员的长子“成国”,与同母异父的弟弟“成浩”之间的矛盾纠葛,以及在丈夫因从事左翼活动失踪后,遇骗局遭强奸生下成浩的寡妇“母亲”身上发生的故事。带有祭祀性质的烧纸(传单)行为,象征了两代人之间和兄弟之间的和解。

2.《烧纸》发表于1987年,作品把直接经历过战争创伤的人对战争的体验和未经历过战争的战后出生的一代人对战争的感受加以对比。未经历过战争的儿子们看待战争的视角都带有非批判性的倾向,他们一开始不了解母亲所体验过的战争悲剧,但是他们通过母亲认识到了战争的悲剧性,并体会到母亲努力战胜创伤的意志。

3.通过这部作品,可以看到战争悲剧的直接体验者和战后一代人的矛盾,以及一种永远不能忘却这场战争和民族分裂现实的意志。同时,作品从另一侧面反映了在当时的韩国社会,那些曾跟左翼有关的人,他们的亲戚朋友因受到牵连而备受歧视和排斥的社会问题。

4.本书共收录了李沧东的小说处女作《战利品》及其他短篇小说共十一篇。这些作品都是以城市边缘人和小人物为关注点。

作者简介:

李沧东,作家、导演、编剧。早年创作小说,曾获得韩国日报的创作文学奖。1997年开始拍电影,代表作是《薄荷糖》《绿洲》《密阳》《诗》《燃烧》等。2002年凭借《绿洲》获得第59届威尼斯影展最佳导演奖,2007年凭借《密阳》获得第2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导演,2010年凭借《诗》斩获第6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第5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导演和第4届亚太电影大奖最佳导演等多项大奖,2018年凭新片《燃烧》获戛纳电影节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大奖。

试读

为了大家的安全

“孩子啊,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 ”

老太婆好像要亲吻车窗一样,脸紧贴在玻璃上大声喊着:“要 知道一日三餐才是世上最好的补药!……你说啥?哎哟,这可怎么办啊!”

老太婆脸上的肌肉抽搐着转过头,焦急地冲着坐在窗边的京 哲说:“她刚才说啥了呀?我耳朵不好使,什么也听不见啊!”

京哲咂了咂嘴,中间隔着那么厚的车窗,再怎么喊都只能像 哑巴打手语。他本想置身事外,现在却不得不把视线投向了窗外。距车几步之遥的地方,女孩正打着手势喊什么。透过浅紫色的车窗玻璃,她看起来就像掉进水里刚被捞出来瑟瑟发抖的小孩子一样脸色发青。

“还能说什么啊,让您路上小心呗。”京哲无可奈何道。

“好,好!你也快回去吧,不用担心奶奶! ”老太婆说着,眼角 却不停地流着泪水。

京哲的上身向后仰倒,因为老太婆使劲贴向车窗,身体几乎 压在了京哲的胸口上,更难以忍受的是老太婆身上还隐隐散发出像发霉了一般刺鼻的气味。可是京哲越是向后躲,老太婆的上身越是倾倒过来,最后干脆厚着脸皮用手拄在京哲的膝上,以支撑全部的体重。

“你看看外面,我孙女在跟您打招呼呢! ”老太婆摇了摇京哲 的膝盖。

京哲转过头,那女孩还真是在冲他点头,看到她孩子一般天 真无邪的脸,京哲的心里顿时蹿出一股无名火,感觉像是被不懂事的小孩戏弄了一般。然而对方确实什么都不知道,这更让他郁闷了,但他表面上还是摆摆手回了个礼。接着女孩又指着老太婆给京哲做了什么手势,大概就是拜托他好好照顾一下吧,京哲也同样认真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等他意识到自己的面部肌肉正展露着大度和文质彬彬的微笑时,对自己的一股无名火直冲上来。

车徐徐起步时,老太婆突然喊道:“哎呀呀,瞧我这该死的 脑子,这事咋忘了! ”

她立刻转向窗外:“孩子啊!回家时打开电饭锅看看啊,炕边 的那个!哎哟,她好像听不见啊,这可咋办呐……”

老太婆焦急地用拳头砸车窗,朝驾驶座不停地喊着:“哎呀 咋办啊!这可咋办啊! ”乘务员小姐投来了非常不耐烦的目光,大巴车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在原地犹豫不前。

“老太太,电饭锅里藏着啥宝贝让您这么着急呀? ”后面传来 了略带戏谑的声音。

“锅里放了钱呐,三张一万块的啊!哎哟,看来我真到了该进 棺材的时候了,这事怎么还能忘了呢! ”老太婆说道。

车里不知又是谁,模仿着老人的语调大声说:“老太太,您 也真是瞎操心的命,到做饭的工夫打开锅盖不就见着了嘛,她还能拿电饭锅换灶糖吃吗? ! ”

车里的人哄笑起来,笑声如同出发的信号,车子再次开动了。 窗外的女孩追着车挥挥手就不见了。开往光州的高速大巴车在熙熙攘攘的赶车人群中慢慢驶离了首尔客运站。

老太婆又开始念叨:“唉哟喂,那是什么钱啊,那是可怜的丫 头在吃人不吐骨头的首尔辛辛苦苦赚的钱呀,三万块,不知道要在工厂摆弄几天几夜的缝纫机啊……”

“可是老太太,那么重要的钱,为啥偏偏放在电饭锅里了?钱 又不会像米一样越煮越多。”车后搭话的人继续好奇地问道。

法定假日与周末连在一起,就是人们所谓的“黄金假日”。时 临十月,天气也好得一塌糊涂,车子出发了,车上的人们都像藏不住开心事的孩子一样,脸上洋溢着亢奋的笑容。老太婆的诉苦声,倒像是给这满溢的欢乐气氛又添了一把恰到好处的调味料。

“唉,这不是……孙女要给我这老太太买药钱,我说不要,非 要塞给我,我趁她没注意,就把钱塞电饭锅里了。本来想上车之前告诉她一声,没想到……没想到我这臭记性就给忘了。她那个巴掌大的叫啥自炊房的出租屋里,还住着四个臭丫头呢,哎哟,这钱可别叫别人白捡了去啊……”然而此时车内已经没有人在意老太婆的三万块了。老太婆把脸紧紧贴在车窗上,不停地抱怨着。客车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间穿梭,拨开拥挤的车辆徐徐向前行驶。

“各位乘客,为了大家的安全,即使有点麻烦,也请每个人都 要系好安全带。再次提醒您……”借着乘务员的广播,京哲不着痕迹地推开了老太婆的身体,但也仅仅是减轻了一些压在膝盖上的重量,老太婆的目光仍然一直黏在车窗上。

这时乘务员小姐走过来,推了推老太婆的肩膀:“这位奶奶, 您怎么不系安全带?”

老太婆闻声才把目光从车窗外移回来:“你刚才说啥? ”

“我说让您系上安全带。”乘务员回答。

乘务员小姐的短裙下露出年轻女性的光滑肌肤,老太婆宜勾 勾地上下打量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地抬起头瞟着那双腿的主人。腿的主人脸上正露出疲倦和不耐烦的表情,跟那双没穿丝袜的光鲜圆润的大腿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才不系这种东西。”老太婆说道。

“天呀,您怎么能不系呢,这是每个人都要系的。”

老太婆继续固执:“我就是不系。要说系上安全带,要死的 命也能不死,不系的话,要活的命也会死的话,那我早就死过十二回了。”

“奶奶,您还是系上吧,据说万一出事故死了,系上的能比不 系的多拿不少赔偿呢。”后面再次传来了戏谑的声音。

一听这话,老太婆突然转过头骂道:“谁的狗嘴那么贱,啊? 咒谁死呢!你拿性命跟钱讨价还价吗?”

说话的人本来讪笑的脸一下子变得惊愕。京哲也被吓了一跳, 难以想象刚才还和孙女鼻涕一把泪一把道别的老人,此时竟会对别人恶语相向。

老太婆又对乘务员说:“小姑娘也别多管闲事了,去干你的活 吧。”

许是忌惮老太婆的态度,乘务员小姐撇了一下嘴走了。

京哲这才重新打量了一T老太婆。本就稀疏的白发,头顶像被 拔掉了似的露岀一片头皮,皮肤是久经太阳暴晒后的黑红色,粗糙到让人完全猜不出实际年龄。衣服好像穿了一辈子都没换过,破烂得不成样子,袖口磨得锂亮,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还有身上散发的味道,有点像腌透的虾酱,又腥又骚,直冲京哲的鼻子,像是执着地提醒他到光州之前要跟这位老太婆坐在一起的事实。

京哲回想起刚到车站的时候,自己仿佛置身于战场。候车的 人们摩肩接踵,谩骂争吵,只为逃离首尔这个地方。这不禁让京哲联想到了西贡陷落1前的岁月。

i西贡陷落,即西贡解放(Fall of Saigon,美国政府称“西贡沦陷”),也称为 “430事件”,是指北越军队于1975年4月30日攻占南越首都西贡,在这之前,美国外交官员、支援人员、外国人及越南难民集体撤离。本书脚注均为译者注。

即便走到光州方向售票窗口前,京哲也没想好到底是按部 长的吩咐去光州采访,还是趁这个假期回家乡一趟。家乡的老父母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催他回家看看,而光州是某个当红女演员的出生地,部长让他去那里挖绯闻。可是京哲现在哪儿都不想去了。京哲的父母累死累活种了大半辈子地,最后还借了很多钱才把他送进大学,现在以为儿子在首尔出人头地了呢。京哲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们明白,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娶个家境好、模样好的媳妇。而且这金秋十月里难得的假期,他也不想用在挖掘女演员的黑料上。

“没有到光州的票了吗?”

这时他看到一个二十多岁长相稚嫩的女孩冲窗口问道。

售票员非常不耐烦地用手点了点玻璃窗上贴着的纸,上面写 着“票已售罄”。

“一张票都没有了吗?我真的没别的办法了• ••…”接着女孩可 怜巴巴地说明了自己的情况。然而售票员用“说什么傻话呢”的眼神瞥了她一眼,没有理睬她。京哲只是远远地欣赏着女孩孩子气的小脸蛋上楚楚可怜的神色。那女孩像是理解不了眼前的状况一样,茫然若失地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最后好像死了心,转身正要离开。京哲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待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叫住了女孩:“小姐,你要去光州吗? ”

女孩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转过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一般使劲地点着头。

“跟我来吧,我也去光州。”

“可是没有票啊,售票员说卖完了• ••…”

“没关系,我去试试。”说着,京哲已经来到了窗口,“你们主 任在吗? ”

”主任刚刚出去了,您有什么事吗?”售票员答道。

“我是X报社的记者,刚给您这儿打过电话……”

售票员马上说道:“啊,原来是您呀,一张票对吧? ”

“突然多了位朋友一起去,现在需要两张了,两张到光州的 irff n

杲。

如果售票员说只剩一张票了,他就打算跟女孩说声抱歉了, 或者也可以把这张票让给她,自己直接回老家看父母。结果售票员二话没说恭敬地递出了两张崭新如刚印出来的车票。

“谢谢您……大叔。”

女孩一副无法相信这么容易就拿到车票的表情,又激动又开 心。这世上没有比施人恩惠之后受人感激更令人开心的事了,更何况这感激之情还是来自一个年轻女孩。

“看样子……您是记者吗? ”女孩问道。

京哲点了点头。虽然是在专门挖女演员绯闻的女性杂志,记 者就是记者。

“啊,车票钱差点忘了,给您……”

“算了,也没多少钱……”

“哎哟,光是帮我买到车票就已经非常感谢您了……您就拿

着吧,大叔。”

“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的话,那就……我看看,现在离开车 还有三十分钟,请我喝杯咖啡吧。”

“真的可以请您喝咖啡吗? ”

在走上二楼的茶座时,京哲仔细打量了一下女孩的背影。她 上身穿一件松垮的衬衫,下面穿着破旧的牛仔裤,有点像大学生又不太像。不管是不是大学生都无所谓,仅以女孩的长相来说,接下来的五个小时里当他的旅伴毫不逊色。仅仅只是车上的五个小时旅途吗?进展顺利的话,接下来的两天连休,没准真就变成名副其实的“黄金假日” 了!可是,京哲很快就意识到这只是他的异想天开。跟在女孩后面走进咖啡馆时,他看到女孩直接走到咖啡馆的角落里,坐在一个乡下老太婆的旁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