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呼吸革命》詹姆斯·内斯特-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数字4308,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 [美]詹姆斯·内斯特

内容简介:

长期用口呼吸会影响颜值?

继《睡眠革命》之后,又一开创性作品。

《纽约时报》重磅畅销书,连续在榜19周,评论4.1万(亚马逊评分:4.7分)。

帮助所有人重新认识这门被我们忽视的学问:呼吸。

帮助饱受呼吸道、睡眠、口腔等病痛折磨的人掌握正确的呼吸方法。

★通过呼吸,解锁健康密码。事实上多数常见身体问题与疾病都与呼吸不当有关,高血压、打鼾、头痛、嘴凸、失眠、焦虑、龅牙、易焦虑……通过呼吸,你可以从根本上缓解它们。

★方法源于哈佛、斯坦福大学等机构的呼吸实验。《科学美国人》《纽约时报》记者探寻肺病学、生物化学、生理学、运动耐力等方面的前沿研究,参与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等机构的呼吸实验,亲身体验各种呼吸方法。

★轻松掌握、随时随地有效解决与呼吸有关的问题。包含全球前沿研究中的多种呼吸方法,布泰科呼吸法、慢呼吸、鼻式呼吸……不用借助医疗器械或手术,我们就能自助练习。

★已帮助数万读者改善呼吸状况。亚马逊和Goodreads 4万多读者亲身体验后真实评价:“这本书给我带来一种终极的互动体验” “这本书比任何一本书都更能改变我的生活”……

▲《华盛顿邮报》2020年最佳非小说类书籍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2020年最佳书籍

▲美国记者和作家协会 2020年度最佳非虚构类图书奖

▲2020年亚马逊最佳科学书籍

▲Goodreads奖年度最佳科学技术书籍入围

▲《华尔街日报》《洛杉矶时报》《星期日泰晤士报》畅销榜图书

作者简介:

《科学美国人》《纽约时报》记者。因常年受呼吸疾病的困扰,曾到医疗机构、古人类遗址博物馆、牙科诊所、精神病院等地探寻呼吸的奥秘。

他还是个天生的冒险家和海洋爱好者,曾亲身潜入深海,并把自己的震撼体验凝结成了《深海:探索寂静的未知》一书。

试读

慢呼吸

“帮我拿下血氧仪好吗?”坐在餐桌对面的奥尔森对我说。现在是恢复阶段的第五天下午,我们已经花了半小时测量pH值、动脉血气分析、心率以及其他一些生命体征。近两周来,这套操作我们已经重复45次了。

尽管我和奥尔森自打开始鼻呼吸之后感觉脱胎换骨,但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也令我俩抓狂。我们在不变的时间点就餐,吃十天前一样的食物,在同一个健身房同一架单车上大汗淋漓,话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几句。今天下午,我们聊起了奥尔森最爱聊也是过去十年来他潜心钻研的课题。我们又一次讨论起了二氧化碳。

尽管如今我不太愿意承认,可一年前刚开始接触奥尔森的时候,我觉得这人不是特别靠谱。我们视频的时候,他反复向我吹嘘慢呼吸的好处,还给我发了一大堆PPT和文献资料,讲的都是慢呼吸如何颐养身心。这些都无可厚非,疑虑的产生始于他居然相信一种有害气体能养生。“我真的认为二氧化碳比氧气更重要。”他说。

他声称我们体内的二氧化碳比氧气多100倍(这个没错),而且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个数据还不够(也没错)。他说,5亿年前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时,起到关键作用的不仅仅是氧气,还有大量的二氧化碳。他还说,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提高体内二氧化碳水平来使头脑更灵活、降低体脂,甚至治愈疾病。

听多了之后,我就怀疑奥尔森可能脑子有问题,至少说话天花乱坠,与他交谈的几小时纯属浪费时间。

说到底,二氧化碳毕竟是代谢废物,是火电厂烟囱里飘出来的,是烂水果释放出来的。我报过一个拳击班,那教练总是劝他的学员们“呼吸要深,要把所有二氧化碳排出身体”。听起来特别对。我们三天两头就能看到新闻说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过高导致气候变暖、动物死亡。二氧化碳不开创生命,二氧化碳终结生命。

可奥尔森固执己见,坚持认为二氧化碳有其益处,还提醒我说体内氧气过多反倒有害。“呼吸要重、快、深,人人都这么建议,但其实大错特错。”奥尔森对我说。而他的理由就是,这样呼吸会使体内二氧化碳大量流失。

同奥尔森持续几个月的交流让我充满好奇,或者说满腹狐疑,也有可能既好奇又狐疑,所以我决定飞一趟瑞典,近距离观察一下奥尔森的研究,看看二氧化碳这种气体是否真的被人类深深地误解了。

★★★

我到斯德哥尔摩是11月中旬,坐火车来到了市郊工业园的共享办公空间。大堂宽敞空旷,窗外日光斜射,云霾黯然,空气中也弥漫着沉郁的气息,漫长的凛冬即将到来。

奥尔森准时出现在我面前,搬了把椅子在我跟前坐下,又给我倒了杯水放桌上。他穿着磨旧的牛仔裤,白色网球鞋,上身是熨得很平整的白衬衫。他有一种沉静的气质,这种气质经常出现在花大量时间自我修习的人身上,比如僧侣和阿米什人。他语气一直很温柔,带着斯堪的纳维亚人特有的那种让美国人厌烦的说话习惯:字正腔圆,语句工整,没有拖泥带水的“嗯”或“呃”。被美国人无视的语法细节他也全部注重,一丝不苟。

“我快要变成我爸了。”他一边用手指抹着杯壁凝结的水珠,一边对我说。他说他父亲患有慢性应激反应,呼吸很快,有严重的高血压和肺病,68岁就走了,去世时嘴里还插着呼吸管。“我明白还有无数人也会由于同样的原因离开人世。”奥尔森说。因此他想在这方面多了解一些,万一自己或家人有什么不测,也好有个准备。

他白天打理软件发行公司,晚上回到家就看各种医学书籍。“有瑜伽大师写的关于普拉那的书,也有侧重病理的医学专著——关于血气、病症和持续正压通气。”他说。他咨询了各种内外科医生、教练、专家。最后,他把公司和豪车、豪宅都卖了,离了婚,搬进了住宅楼。之后又搬到了更小的公寓,过了六年没有收入的生活,单枪匹马地去探索有关健康、医学和呼吸的奥秘,尤其是二氧化碳在人体中扮演的角色。

总之,奥尔森早在多年前就遇到了我现在遇到的困境:我们对呼吸科学的认知和呼吸在人体机能中的重要性,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他发现,人们善于寻找引起呼吸问题的原因,却甚少关注这些疾病最初如何侵袭人体,以及如何避免这些疾病侵袭人体。

注意到这个问题的不止奥尔森一个人。几十年来,医生们对此也颇为无奈。“呼吸生理学的各个分支都在发展,但生理学家过于关注肺容量、通气、循环、气体交换、呼吸力学、呼吸代谢值以及呼吸控制,却很少有人在意呼吸调用的肌肉。”1958年,一位医生这样写道。另一位医生说:“17世纪前,大多数医生和解剖学家的兴趣所在,是呼吸牵涉的肌肉和呼吸过程中的物理原理,但随着时间推移,关心这些的人越来越少,这些成了解剖学和生理学的真空地带。”

医生的发现和奥尔森多年之后的发现,都回答了同样的问题:如何最有效地预防许多慢性病问题,提升运动表现,延长预期寿命?答案就是:注重呼吸的方法,尤其是平衡体内氧气和二氧化碳的方法。这个方法便是学会放慢吸气和呼气的速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