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上野千鹤子-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百度云百度网盘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美书书】(meishushu2023),首页回复数字4293,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作者:上野千鹤子

历史文化图书一周热门榜:No.1

豆瓣评分:8.9

内容简介:

女性主义是什么?为什么我们需要女性主义?如何用女性主义进行思考?

女性为何如此艰难?女性如何奋斗至今?又该如何奋斗?

工作、婚恋、育儿,该如何以女性主义的角度思考?

围绕上述种种问题,日本著名学者上野千鹤子与知名漫画家田房永子,开始了一场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课堂。她们用幽默的语言、传神的漫画,回溯女性主义的发展历程,畅谈母女关系、性、工作、婚恋、育儿等日常生活中的议题,驳斥关于女性的刻板偏见。

这堂课不仅开启了一趟全新的旅程,更告诉我们:女性主义,不仅仅关乎女性,更关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

本书也是上野千鹤子的第一本面向普通读者的女性主义普及读物。不像她比较艰深的学术著作,本书语言幽默平实、通俗易懂,在轻松的对谈形式中向大众普及女性主义的内涵、历史,以及如何以女性主义角度思考日常中的工作、婚恋、育儿问题。

本书内容触及现代女性所关心的核心问题,揭示了在当今社会中女性仍然面对的诸多不公与困境。上野千鹤子从自身的经历着手,将女性主义放置在个人生活的背景中,告诉我们女性主义不仅仅关乎女性,更关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

本书辅以日本人气漫画家田房永子的漫画,让读者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接受一次女性主义的洗礼。

试读

职业女性与家庭主妇的割裂应该怪谁?

田房 同样的事情也存在于女性之间呢。就算她们本意并非如此,但依旧经常出现女性对立的现象。比如,工作的母亲和家庭主妇、已婚者和单身人士、有孩子的人和没孩子的人。

上野 是的。不过现在职业女性与家庭主妇的对立已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吧。我们四十几岁时,社会上还存在“女性靠工作生存很悲惨”的价值观,最近已经没有了。

田房 刚才稍微提到过,我七年前(2012年)生了第一个孩子,当时听到有人说:“想让孩子进托儿所的人都很可怜。”我真的大吃一惊。那些人都觉得“肯定是你丈夫工资太低,你才不得不工作”。但是过了五年(2017年),我第二个孩子出生时,周围已经没有人那样说了。所以我觉得,这五年间,日本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上野 你说的没错。

田房 好像变化特别快。现在反倒是家庭主妇容易被人指指点点了。

上野 家庭主妇之所以越来越不容易当,是因为非家庭主妇的女性变多了。现在职业女性不是也变多了吗?等她们40岁了,就会到达一定的事业高度,有个几百万年薪,穿得英姿飒爽、走路带风。人们当然会开始比较啊。现在已经跟周围都是家庭主妇的时代不一样了。相比我们那个时代,现在的家庭主妇更容易产生相对剥夺感[37],也就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吃亏”的感觉。

田房 的确如此,首先在收入和可自由支配的金钱方面,应该有很大差别。

上野 我们那个时代都是早婚早育,40多岁就能完成育儿。育儿期结束后,女性总得做点什么吧。可是社会上并没有她们的位置。当时连临时工岗位都不像现在这样多,只能自己给自己创造工作。于是,就出现了一群“活动主妇”。这些主妇的专业不是家务,而是搞活动。她们曾经在一段时间十分活跃,积极参加文化、环境保护、食品安全、消协等活动。

田房 还有人加入宗教吗?

上野 没错,还真的有。我们的对手就是创价学会。

田房 因为抢人吗?

上野 嗯,争抢同一个群体的人(笑)。

田房 好有意思!那真是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呢。

上野 现在只要有心,就能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且也不缺乏工作岗位。

田房 毕竟有那么多社交平台,只要有创意,梦想就能无限大。

上野 我们经常跟活动主妇打交道,因为她们在当地的人脉很广。那些人都特别有潜力,不少人甚至让我们感叹:“如果这个人出去工作,恐怕比丈夫还有出息。”

田房 我懂。老实说,我跟在家完全不做家务不带孩子的同龄男性谈工作,都觉得一点意思也没有(笑)。因为同龄女性说起话来实在太有意思了!

上野 大家都有这种感觉。因为女性的生活经验更丰富。

“活动主妇”的斗争方式

田房 活动主妇的活动也算女权主义吗?

上野 有一个潮流叫作“草根女权”,20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也涌现出了许多积极活动的女性。她们在各地创建共同托管[38]的设施,举办学习会和读书会,搞地区互助活动。不过她们可能并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比较典型的活动主妇就是消协成员。这些人是因为丈夫有稳定收入,自己又有时间,才能展开活动。她们关心的问题多是食品安全和育儿问题,所以相当于主妇联与母亲大会的延伸,与女权主义还有一段差距。女权主义者更偏向于职业女性。她们对活动主妇采取了敬而远之又略有歧视的态度。所以两者的关系比较微妙。

田房 职业女性和主妇的对立?

上野 不过啊,人是会变的。主妇在活动过程中可以逐渐掌握领导能力,积蓄力量,最后开始用自己的工作换取报酬。如此一来,她们就很容易超出丈夫一开始定下的“只要不影响家务,干什么都可以”的范畴。这样必然会导致主妇与丈夫的矛盾,从而引发双方的改变。因为这样,有很多女权主义者都是从消协活动中成长起来的。

田房 钱果然厉害啊。我认为,一个人的财力决定了自信。

上野 嗯,说得对!

田房 那就像妻子与丈夫对决的武器。

上野 是的是的。金钱的社会评价是肉眼可见的东西。而无论组织多少活动,只要没有进账,就得不到社会评价。

田房 那要如何换取报酬呢?

上野 比如先举办义卖会或电影放映会筹集资金,然后开办循环商店。最开始可能半年一次或是每月一次,等走上正轨就长期举办。

田房 厉害!就像现在的“Mercari”[39]一样。

上野 到最后,这种活动就不再限于兴趣爱好。因为有遍布整个地区的网络,回收循环会特别顺利。而且还有“抵制一次性社会”的响亮口号。

田房 环保!

上野 妇女们就这样逐渐拥有自信。从20世纪90年代起,人口老龄化渐渐加剧,她们就开始搞有偿互助服务。早在看护保险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很多由女性组成的互助网络。在自己家照顾老人都是白干活,去别人家照顾别人的老人就能赚钱(笑)。她们慢慢学会这些东西,掌握能力和经营方法,等到有了一定积累,看护保险就登场了。这东西并不是从零起步的,而是这些人加入并创办了看护保险。所以那一时期涌现了很多女创业者。且不说那是否叫作女权主义,总之女性的确有这样的战斗方式。

田房 太棒了!您这么一说,我的确感觉有好多人的妈妈都那样。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这些女性带大的,所以会认为出去工作理所当然。

上野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很感慨,那时原来有那么多有力量的女性。日本女性能力这么强,又充满了力量,却都籍籍无名。

田房 就是啊!

上野 她们虽然籍籍无名,但我从未小看过家庭主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