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外科十三方考-下编(张觉人著)

十八问答

一问曰:何为脑花?答曰:脑为诸阳之首,乃经络之总会也。花者如莲房样,或有数孔,或有十数孔,初起如粟米大,微疼微痒,三、四日间则作热发疼,其毒亦渐长,无脓红肿,十数日后出脓者,则易治,若不出脓,中间烂如败絮棉团者,则难治。问曰:当何以治之?答曰:初起者以“麻凉膏”敷之,再以“熏洗汤”熏洗之,待脓出尽时,以“解毒膏”贴之,俟腐肉落尽,方可生肌;如气血盛而脉洪大者,可内服“中九丸”,其毒即可渐退而愈。昔有一妇人生此疮,无花如馒头样,红肿无孔,此为脑痈,不可以花法治之,因经他人敷草药过多,致表皮变硬,人皆以无名肿毒治之,故多不应;余以“化肉膏”贴之,并用针开孔出脓,惟此后脓久不干,又用药线插之方愈。

二问曰:何为对口花、对口疽、对口疔?答曰:花者眼多;疽者顶平;疔者顶尖多痒。又问曰:三者何以治之?答曰:名虽不同,其治则一。头者经络之径路,前有口舌相干,不可言易,先须认清五善、七恶,治疗方有把握。如在十余日间有脓者,则易治,如不成脓,如一包败絮者,则难治。治法可内服“中九丸”,外敷“麻凉膏”,再用熏洗之法,自易痊愈;如有管者,当用药线取之,然后再以生肌药敛口。

三问曰:何为背花?答曰:背花者其毒极重,脏腑皆系于背,故背心生毒,要有脓出方为顺症,烂肉落尽知痛者,方好治。若初起如粟米大,兼有脓头者,不拘老幼,即灸艾火十余壮,其毒即出。此种病候,丸药取效者多,汤剂见效者少。患此症者,须饮食、二便如常,有脓,周遭没有乌肉,兼知痛痒,方为善症。治法则一,可内服“中九丸”,外用“化肉膏”化去腐肉,自易痊愈。

四问曰:疔毒起于何经?答曰:起于心经,乃极热恶症。发于六腑者易治,发于五脏者难治,不痛不痒,周遭乌黑者难治。疔有三十六种,外有五种不测之症,或食牛羊犬马,或饮酒毒物而生,初起不疼不痒,或出水,或翻花,或无头,不作脓,如冬瓜皮样,或头白,或乌黑,通走九窍,眼耳鼻口舌骨里,有生脓血,由头面传于咽喉者必死。且疔生二、三日,必有外征确候,生于头面者,将走黄时,咽喉必痛;生于手足者,将走黄时,腋下必有疙瘩,其疔之附近,亦必有红线内攻,与他疮殊异。凡初起时,如粟米大作痒,搔之不疼,未老先白头,三、四日后潮热寒战, 硬如疔,或者出水,或者作疼,五、六日作紫青色,可内服“疔毒复生汤”(银花、生栀、骨皮、大力、木通、连翘、川军、花粉、公英、菊花、乳香、没药,水煎服),外以针刺红线出血,涂以旱菸油,再以鲜马齿苋、鲜柏叶、明矾、鸡子清,捣烂涂疔。诀云“治疔先刺血”是也。如手脚生疔,疼痛难忍者,以热香油洗之,再以虾蟆皮贴之。又有一种麻子疔者,此起彼伏,连绵不已,是为恶症,可用“太岁墨”内服、外敷,可以化险为夷。

疔疮形象歌初起如粟痒微生,未老白头痛渐增,一烧二热寒战起,三四发 硬如钉,破皮出水疼痛少,五朝红紫六日青,人若犯此无脓症,先定吉凶办前程。

五问曰:鬓疽、鬓漏、耳门痈,三者何辨?答曰:疽者生于鬓毛间,状如疖子;平头起者为痈,疼痛非常,或远年不收口者为鬓漏。初起者,先以“太岁墨”涂之,继服“金蚣丸”,再服“中九丸”自愈。耳门痈者,生于耳门之间,三者虽然不同,而治法则一,相症施治,不可拘泥。

六问曰:何为痰核、瘰 ?答曰:痰核仅一、二相连;瘰 则重台、子母,三、五不等,或有十余枚成串者。毒痰毒血,只有二大原因,俱以行痰、顺气、软坚、开郁之法治之。凡症初起,或用海藻、昆布、螵蛸、海带等药生效者有之,或用斑蝥、全蝎等物攻下者有之,或有用草药内服、外敷者有之。如用此数法均不生效时,硬者自以内消为上,未穿溃者则用“化肉膏”敷贴,以药线落子,七日见功;如浮肿不消者,可用“金蚣丸”、“中九丸”同服,“紫霞膏”亦有奇效。更有马刀 ,坚硬如石,多在耳前、耳后,缺盆、颊车等处,坚而不溃,平而不尖,赤色如火烧烙,极痛难忍,急以“金蚣”、“中九”二丸服之,如不生效,则无方可治。痰核则子午潮烧,是为痨病,亦多难治。

七问曰:何为项下桃、担肩瘤、窜胁痈?答曰:毒生于颚下者名项下桃;生于肩井上者名担肩瘤;生于胁下者为窜胁痈。治法无二,可照前方选用。

八问曰:何为暗门闩?答曰;生于耳根下对喉处,如门之有闩,故曰暗门闩。其治法与痈疽同。

九问曰:何为乳痈、乳岩、乳花?答曰:乳痈初起,红肿痛甚,或六、七日成脓,或十余日成脓,或因有孕而内吹之,或因乳子而外吹之,皆为此病根源。初起可用蒲公英同酒糟捣敷之,或以白头翁叶同酒糟捣敷之,或用马前子去皮毛,香油炸透研末,黄酒冲服一分亦可,见汗即愈。乳岩则因七情气郁而成,初起形如豆大,至四、五年时,乃渐大如弹子,或十余年方始发作,其硬如石,溃则状如山岩,故名乳岩。治法服“金蚣丸”、“中九丸”后而生脓者,则为可治之症,若年久溃而不敛者难治。尤忌开刀,可令人血出不止。倘有五善而无七恶者,尚属可治,否则百无一生。乳花者状如背花,眼多肉绽,治法亦同。若三症毒未成脓者,俱可用内服仙方活命饮(山甲钱半,草节钱半,防风七分,归尾一钱,陈皮七钱,银花二钱,乳香一钱,没药一钱,花粉一钱,贝母七分,白芷梢七钱,头剂用生军二钱,酒煎服,二剂则去大黄),或“神效栝蒌散”及“连翘金贝散”等,亦可痊愈。

十问曰:对心漏、对心痈,何以治之?答曰:照前痈疽、漏疮、窜胁痈等法治之,或可获万一生望,因此属于绝症也。

十一问曰:何为上肚角、下肚角,鱼口、便毒,及阴疳、斗精疮?答曰:上肚角平脐,去脐四指;下肚角去前阴上三指,胯眼上二指;鱼口在胯眼,其形长;便毒同部位,其形圆,与前诸症同一治法。鱼口便毒初起用“通圣散”,加蜈蚣去头足三分,清油炙过,全蝎去头尾,洗去盐,三分,山甲五分炒,僵蚕五分炒,制乳香五分,制没药五分,此六味共研细末,冲入煎药中服之,其毒即下,若年远日久者,则不必服此药,可照前法治之。

阴疳与蜡烛花不同,阴疳或破皮,或作痒,或疼痛,或皮烂;蜡烛花则必先有一小子,或作痒,或作疼,渐烂开,出脓水,周遭渐大,长成肉球,其阴jing则烂而开花。治法先用“化肉膏”化去肉球,再用广锡二钱,水银一钱,于铁勺中熔化搅匀后,倾出冷定,研为细末,与天然散三钱和匀,干掺患处,内服“中九丸”。若烂至阴,则成斗精疮时,有如黄油或如肉之物斗出,乃淫精风火湿热所出,可用“天然散”,加轻粉二钱,制儿茶一分,石膏一分,制铜绿一分,醋煮石青一分,共研细末,有水则干掺,无水则用公猪胆汁调搽,内服“中九丸”,即可渐痊。

十二问曰:卵 、卵痈、卵花、卵漏,何以辨别?答曰:卵者睾丸也,俗名卵子,如肿而成脓,必要针开。卵痈者皮红肿大,毒在皮上。卵花者在肿处溃七、八眼,厥状如花。卵漏者内穿一、二眼,出清脓黄水,日久不干。此皆湿热下坠膀胱,或者酒色过度而成,此毒甚有卵子裂破而人不死者,亦有因患梅毒,其毒未尽而发此症者。治法外以紫苏叶包之,并干掺“天然散”加赤石脂,内服“中九丸”。其余一切卵症,均可照此治法。

十三问曰:附骨 、附骨痈、附骨疽、附骨漏,何以分别?答曰:毒在胯尖上,不红肿,有时而胯上作痛,有时而胯下作痛,时上时下,时好时歹,如胫骨样,至于时久而痛在一处,皮肤如故,按之则疼痛,而现形不测,此为附骨疽也。治法内服“中九丸”,外以“化肉膏”贴之,脓成者则针之。附骨 、附骨痈,则必先潮热,或乍寒乍热,先则骨肉作疼,继则皮上红肿而硬,亦有因伤寒后而成此毒者,名为汗后脱遗,痛不可忍。治法外以“麻凉膏”贴敷,内服“中九丸”。至于附骨漏者,必先因患痈疽 时,久不收口,风邪内侵,兼之病者求功太急,致腐肉未化,毒出未尽,因之时久成茧成漏,脓水不干。

治法必须取出多骨,化茧去腐,后上“天然散”,服“中九丸”,方可痊愈。他如汗后脱遗,在未穿溃时,亦有用蜡、醋调陈米粉敷之而愈者。

十四问曰:鹤膝风、鹤膝痈、人面疮、 疮,何以别之?答曰:鹤膝风者膝关节常常疼痛,时久后则膝头肿大,如鹤之膝,故名鹤膝。治法内服止痛药;外用牛皮胶蒸化,入生姜汁调和成膏贴之。鹤膝痈以红肿痛者为佳,若不红、不肿、不痛,且不作脓者,便不可治;若现出头来,终成绝症。人面疮者,膝上生一肉瘤,如人面样,耳目口鼻毕具,患此症者,百难一痊。治法但以川贝一味研末敷之,是否能愈,姑尽人事。 疮者生在 儿骨上,或因外面跌破皮肉,受风作痒,搔抓而成,或因疳毒愈后复发而成,或因风热、湿毒未尽驱除而成。治法若不痒者,以“紫霞膏”贴之,内服“中九丸”,或用轻粉五分,生猪板油二两,同新蒸出之馒头皮共捣,涂之亦妙。

十五问曰:裙边疮、蹭 、踝花、鹅掌疔、鹅掌风、牛皮癣,何以别之?答曰:裙边疮妇人多有之,因搔抓破皮,肌肉溃烂,年深日久,风湿热交炽,或因香港脚而血脉不行,致成此症,其疮大多难治。盖足为诸阴之所会,肌肉浅薄,气血难到,故治疗不能速愈,可用“紫霞膏”或“白玉膏”贴之,兼用熏洗等法,一方用好醋二碗,入土罐内,将白蜡树叶不拘多少,入罐同煮,俟煮至一碗时,再入轻粉二钱,稍煮之后,用蜡叶贴之即愈。

蹭生于脚蹭上,穿头出脓者易治,如穿头后,日久年深,不能收口者难治,当以药线治之。踝花生于螺蛳骨上,有眼出脓,须用药线夺下方好,若眼多而七恶有一、二见者,多不可救。鹅掌疔生于脚板心,其状如瘤,出水流脓,若日久不收口者,当用药线落瘤,并去败物,方可生肌。鹅掌风系生过杨梅毒疮,服药过急,收毒入内,不能发出,故发生此疮,可内服“中九丸”,外用桐油搽之,兼用黑牛粪烧烟熏之,即可痊愈。牛皮癣生于颈项及腰腕、胯腿之间,皆由风热之毒中于肌肤,必用银针外刺截住,以川槿皮磨醋搽之,内服“中九丸”,或用烟硫、石青、生巴豆、川槿皮、锅烈搽之,无不愈者。

十六问曰:何为痔漏?答曰:痔生于肛门弦上,如榴子样者为痔,有眼孔而出脓水者为漏。痔有二十四种,名虽不同,根源皆为湿热下注,或酒色劳碌所伤而成。少年发者极少,至四五十岁时发者甚多。治法若痔上有眼者,以药线插之,其绵管即落,外用“天然散”加赤石脂搽之,“生肌膏”盖之,再加银翠、石青更妙。若是血痔,可内服“中九丸”,若是通肠痔漏,则先用三丫草(即牛蒡子草)透入肠内,然后插入药线,自能渐愈。

十七问曰:口内有虫疳、热疳、走马牙疳等症,何以别之?答曰:虫疳者是肉内有虫,逞及傍骨,烂出肉如败絮是也。走马牙疳者口唇俱肿,外是好皮,内肉腐烂,鼻梁俱脱,鼻腐烂如柑子皮是也,甚则眼耳口鼻,俱不可救,用醋洗去烂肉见血者,十有一、二可治。治法用锅烈、铜绿、天然散各二分,药线末一分半,烟硫二厘,冰片三厘,共和匀撒之,内服“中九丸”。此症如烂去皮肉,出水出脓者好治;如烂来像肝子样,又无脓血者,则不可治。热疳则不过牙龈出血,洗搽之法,俱与上同,或以人中白 过,同白颈蚯蚓、白砒(枣肉烧过)研末,搽之亦佳。

十八问曰:何为鹅口疮?答曰:满口舌上俱是白皮,口内流涎是也。治法以黄连、干姜、炒蒲黄各等分,为末搽之,出涎即愈。

又喉中有暗门闩是为喉痈,傍咽舌两边有两个肉瘤,如有眼,即以药线插入眼内落瘤,吹药生肌敛口。又有牙眶骨上生痰痈,坚硬如石,发作时牙眶肿胀,歪在一边,可用披针开眼,上入药线,此为恶症,十中难愈一、二,此症前未详及,故重言之。

瘰 为疡科中最难治之一种顽固症候,其症之成也,往往三五成群,牵藤成串,故有串之称,亦有窜胸窜胁者,种种现象不一而足,溃后则脓水常流,终岁穷年,缠绵不愈,名虽有五,治法则一。在初起时可用紫背天葵草服之,或以紫花地丁草服之,间有愈者,如不愈而反扩大时,则当以顺气行痰、开郁软坚之方(顺气消痰饮)主之,方如次:石燕(一对入锅炭火 红醋淬七次为末) 陈皮 半夏 茯苓(各五钱) 广香(三钱) 海藻 海带昆布(各一两) 槟榔(五钱) 防风(三钱) 川芎 枳实 白芷 夏枯草(各五钱) 黄连黄芩 栀子(各一钱) 赤芍 桔梗(各三钱)或水煎服,或成丸服均可,或兼服金蚣丸更妙。

如系男子,则加入知母、黄柏各八分;如系女子,则加入当归、地黄、川芎、白芍各八分。如有孕者,则忌金蚣丸,恐其伤胎。

此方久服之后,消散者有之;如不消时,则有落核一法,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如未穿颈者,以化肉膏贴于头上,俟肉变黑色而不疼痛时,用针剥开一孔,插入药线,一日一插,至七日后,核必自行落出(凡上药线,当以鸡蛋油搽于孔部,以减少其疼痛,然后以解毒膏掩盖之)。用熏洗汤洗净污浊后,用加味天然散加细药,生肌平口,须忌发物,免碍药效。加味天然散乳香 没药 儿茶 血竭(各一钱) 赤石脂(三钱) 海螵蛸(三钱) 冰片(一分)如系冬月则加龙骨、象皮各三钱。

上共研细末,加入天然散中用之,约一月久可愈。

大药方(能消百毒,去腐烂,即药线方)白砒(三钱) 明矾(七钱)先将矾末铺入锅内,次将砒放在矾中心,滴清油五、六滴,候烟消尽,取出听用。如疮口烂大时,用清油、白蜡煎溶,入大药在内,以油纸敷贴。

小药方(能缩血,干脓水)蚊蛤一个,开一口,灌入明矾末于内,用皮纸封固,火中烧至内部呈黑色时,取起研为细末,入生肌散用。

脱茧风凉膏(上大药后,以此方润茧,其核自落)煮鸡蛋五个,去白留黄,同麻油久煎去渣,倾入碗内,加雄黄五钱为末,入油内搅匀,敷搽患处。

痰核

痰核者其核亦成串,三、五不等,多生于左右二颊下,或左右二颏,有气、血、风、痰、酒之五种,名虽有五,而其根则一,惟治法当分别虚实,不可笼统。男子在未患痰核之先,原患火症者,则为火盛生痰;妇人在未患痰核之先,先患火症,如子午潮烧,体质虚弱,而后生痰核者(即腺痨),可照瘰 方法治之,以落其核。惜乎十有九皆不可治,事前当使病家知道,免致医治不愈时,召来毁誉。其治疗法与瘰 同,服中九丸,贴解毒膏,落核之后,亦以熏洗汤洗之,再用加味天然散收功。

凡寒痰凝结者,最忌贴凉膏,服凉药,治法服中九丸或阳和汤为妙。

鬓疔

鬓疔生于太阳下,左右形一样,头尖如疖,坚硬如石,起初顶上如粟米大,起白泡,或痒或痛,色红者吉,紫黑者凶,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千金内托散(即十宣散)。方如下:川芎 当归 生地(各八分) 赤芍 白芷 防风(各三钱) 黄 (一钱) 栀子 连翘荆芥 白术 黄芩(各八分) 茯苓 银花 人参 甘草(各三分)上煎服。有脓者可治,无脓者难治,故可以预决生死。

外治法:或贴麻凉膏,或涂太岁墨以止其痛,兼用熏洗汤洗之,俟六、七日后,红色或乌色回弦,起白浆泡产脓,头顶上不硬而棉软,饮食如常者,是为可治之症。若痛不止,乌黑如前,又不成脓者,其症危矣。当辨五善、七恶,以决生死存亡;如成脓之症,已经溃烂化脓者,可以清油、黄蜡、隔纸膏等贴之:隔纸膏方乳香 没药 血竭(各一钱) 轻粉(二钱) 银朱(二钱) 铅粉(三钱) 朱砂(二钱)冰片(一分) 石钟乳(三钱 过)上共为末,用清油四两,黄蜡四两,入锅熔化取起,瓷碗贮之,候冷定,入药在内搅匀,以棉纸摊膏,贴于患处,一日两换。贴去腐肉后,视其肉色如石榴尖样时,用熏洗汤洗净,贴解毒膏,掺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

鬓疽

鬓疽者生在鬓毛之间,形同疖子,其痒非常,大者为痈,小者为疽,远年不收口者为漏。其患之来也,因人素好浓味,屡受热症,故成此毒。其治法与鬓疔同,初起时以太岁墨搽之,先服金蚣丸,后服中九丸及十宣散,外用熏洗、生肌、平口法,只要成脓,无不愈者。

嘴疔(似指唇疔而言)

嘴疔者生嘴上,初起时可用艾火灸之,痒者须灸至痛,痛者须灸至痒。其治法与鬓疔同,敷搽、贴熏、服药,无有不愈者。

水疔

水疔不论何部以及四肢,皆可发生,初起时肤上麻痒,手搔之又觉疼痛,其色乌紫如疹,一发如雷,痛不可忍,疹处皮肉破烂出水,未到七日,或七日间烂成深坑,日夜呻吟者,多属凶多吉少。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金蚣丸,外用太岁墨搽之,更以熏洗汤每日熏洗三次,痛则停止。有脓者可治,如无脓而烂至骨者,为不治之症。

耳门痈

耳门痈者疮生耳内,其症多由积热而成,一边硬至耳很,红肿痛甚,初起用麻凉膏以止其痛,内服中九丸,兼服金蚣丸,以速散其毒,勿使久延酿成大患。此症定然成脓,治法与鬓疽同,内服中九丸,兼千金内托散,至七日后,耳内出脓,如脓久不干者,须用线末,以绵纸成条,粘惹药末插入耳内,连插数次,脓干即愈。

暗门闩症

此病生于喉咙小舌之上,左右各有一个肉球,塞住喉咙,致水米不下,眼多有脓,形如烂东瓜状。治法以竹管一枝,内贮药线一条,以铁 顶住药线,入肉球内,一日插入药线一次,连插三日,其球即消,约六、七日间,即可痊愈八九;至喉咙不痛,能进硬食物时,以天然散生肌、平口,内服中九丸,兼服甘桔消痰饮:桔梗 豆根(各一钱) 栀子 连翘 防风 薄荷 甘草(各五分) 黄连(七分)大力子(一钱) 赤芍 白芷 川芎(各五分) 玄参 麦冬(各七分) 淡竹叶(五分,水煎服)吹药熊胆(三分) 宫粉(一分) 冰片(一分) 甘石(一钱) 明雄(一钱) 朱砂(五分) 豆根(一钱)上共为末吹之,不过半月,即可痊愈,以加味天然散收口:加味天然散(此与前方不同)赤石脂 龙骨 海螵蛸 冰片 儿茶 乳香 没药 血竭上共为细末,加入天然散中用之,功能生肌、平口。

项下桃

此症生于腮下,结一大核,形如胡桃,若不受热,善于保重者,其核即软如棉,若偶有恼怒时,其核即硬大,牵连舌根,颇类重舌,以重舌之方治之,又多不效,故此症必须取核,方有痊愈希望。可照前痰核法落核,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其他熏洗、生肌、平口、诸法,皆与痰核相同。

马刀痰核

此症生于下颏对喉咙处,形圆如卵、坚硬如石,塞住喉咙,女人患者甚多,一起恼怒,即肿痛潮热,约七、八日后,即又如常。医治之法,以顺气行痰之剂为佳,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切戒针灸,不可落核,若微针破,即血出不止,且翻弦而不易收口,慎之。

若子午潮热,又有火症者(防成骨痨),十难一痊。

乳花

此疮生于ru头之上,或左右二旁,是名乳花,亦名乳痈,眼孔之多,与蜂窝相似。治法外用麻凉膏贴之,内服中九丸兼托里之剂;至七天之后,痛即渐止,四围破皮,照前法熏洗,生肌、平口,须忌发物,方保无虞。或贴隔纸膏亦佳。

乳癌

此症生于ru头之下,其发生时如豆大,或如枣核,渐渐扩大时可如鸡卵,其硬如石,但不红肿,如受风热或气恼时,即红肿而痛,经六、七日后,又复如常,不可针破,若不慎而针破后,即血出不止,或弦翻不收,病遂危矣。治法在初起一、二年者,服中九丸多次后,则渐渐消化,或用阳和汤送服中九丸亦可。若年久自溃者,则百无一生。

腰疽

此症生于左右腰眼下裙带处,皮肤色红,肿硬头平,痛甚。在初起时可用艾火灸之,痛者灸至痒,痒者灸至痛,毒即可散,纵或不散,为害亦少。治法与乳花同,服中九丸,敷洗熏贴,生肌、平口。

上肚角疽

此症生在脐上,约离脐三寸处,皮肤不红不肿,肉内隆起一块,按之微痛,医多误作痰核治之,或作奔豚气治之,故皆无效。病之来源,多因酒色过度后,风邪乘虚所致。治法以生姜、火葱一握,木捶捶烂,入锅炒热,敷于患部,冷后又炒又敷,以散其风邪,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外敷麻凉膏,或兼服排脓败毒之剂以攻之:白术 茯苓 当归 川芎 炙 人参(各三钱) 云风 白芷 黄芩 山栀连翘 银花 蜈蚣 僵蚕 全蝎 蝉蜕 大黄 芒硝 甘草 大枣(三枚引)上水煎空心服,日二次,其毒即可不出皮肤;如成脓或自溃时,其脓即由大便而出,再服蜡矾丸干脓收功:黄蜡(二两) 明矾(二两) 朱砂(一两)先将矾、砂研细,合于一处,将黄蜡入锅熔化后,方下矾、砂搅匀,乘热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白开水送下,至大便脓尽时收功。

下肚角疽

此症生于脐下左右,约离脐三寸处,有硬块一条,横过胯眼上下作痛,医者多误作奔豚或小肠之气,故治鲜有效。患此者多由酒色过度后,乘热卧于当风之处,使气遏痰不能周流所致,其形状与上肚角症相似,治法亦同。惟人体虚弱者当兼服三香丸,敷麻凉膏,经六、七日后,皮肤肿起痛甚者,可用化肉膏贴之,至肉黑时,用针拨开,脓即随手出矣。若脓不干者,可用药线三次,其脓自干;若脓成而不出肤,必然内溃而由小便中出,以灯心汤送中九丸服之,即可痊愈。

便毒

此症在胯眼下有结核,初如弹子大,渐扩张大至鸡卵状,不甚痛。初起时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外贴麻凉膏,即可内消;如不消时,可再以五虎下西川法主之:蜈蚣 全蝎 僵蚕 蝉蜕 山甲 当归 赤芍 黄芩 栀子 连翘枳壳 银花 防风 荆芥 生地 木通 猪苓 二丑 大黄 芒硝 黄连 白芷 甘草上水煎空心服,日三次,其毒自消。如作脓时,以上肚角疽之排脓剂服之,或在放脓时以化肉膏贴之,至穿头时洗以熏洗汤,贴以解毒膏;脓尽后,用天然散以平口、生肌,须忌发物。

鱼口

此症生于胯间,与便毒相似,惟便毒圆而鱼口长,是其不同处,溃后则形同鱼口,故有是名。治法亦如便毒,敷服熏贴,生肌、平口。

山甲(三大片炒) 归尾(三钱) 大黄(三钱) 僵蚕(一钱炒) 黑丑(一钱) 土木鳖(三个)甘草节(三钱)上以酒水各一盅,煎至八分时,空心服之,渣再煎服,俟便利四次后,食稀粥以补之。除黄甲串外,九龙丹亦为内消鱼口良方,过去重庆某医曾以此方制成“鱼口内消丸”成药出售,获利不资,且有不少同道购作诊室常用品,其着有疗效可知。

九龙丹木香 乳香(制) 没药(制) 儿茶 血竭(另研) 巴豆(去油不去心各等分)上研末,以生蜜调成一块,瓷器收贮。临用时丸如豌豆大,每服一丸,空腹时热酒送服。又一本云:丸如绿豆大,每服九丸,故名“九龙丹”。以编者过去经验,一粒似太少,九粒又嫌过多,大都视患者体质强弱、以三丸至七丸为最适当;但偶尔也有用到九丸的,病势减退虽快,而患者有下利不休副作用,是不免过分吃苦耳。

又文叔来外科摘录中之九龙丹方,与此小有不同,专治鱼口便毒,悬痈横 ,初起未成脓者宜服,方为儿茶、血竭、乳香、没药、木香、甲珠各一两,共为末,以归尾三两,红花二两,酒煎膏,和丸如梧子大,每服二钱,空心热酒送服,数服自溃。余意便毒既成,在未化脓时,必须用快刀斩乱麻手段以杀其势,使不化脓,今将猛烈峻泻之巴豆除去,似失其制方意义,但用归尾、红花煎膏和丸部分,殊属可取。

编者临症上常用家传之“鱼口内消丸”治便毒,效力极为确实稳妥,特将其方介绍如次:黄柏 荆芥 防风 花粉 蝉蜕 蒺藜 木通 槐子 山甲 斑蝥(各等分)蜈蚣 全蝎 黑砂(较前药分量加倍)上研末,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热黄酒送服。

此疮生于脚连儿骨,此处骨多肉少,故有穷骨之称。患症多由风湿而来,初时发硬搔痒,倘偶一不慎,失手搔破时,则出血水,常常不干,且受风后更奇痒难堪,往往穷年累月,不能治愈,临症时看其肉色红活而作痛者易治,如乌黑不痛者难治。内服中九丸及下列之清解剂;若疮四边高中间凹者,必有茧骨,宜搽红升丹,贴隔纸膏。

防风 荆芥 苏合 黄芩 栀子 连翘 赤芍(各五钱) 黄柏 苦参 牛膝 木瓜 银花苍术 花粉 白芷 木通(各三钱)上水煎空心服。外用熏洗汤熏洗,后贴隔纸膏,一日一换;若四弦好肉作痒者,以太岁墨搽于弦上,红肿自退,痒即顿止,此时可用加味天然散以生肌、平口。如疮不红活而现乌色,兼出腥水者,宜以除湿追风之剂主之:赤芍 防风 荆芥 白芷 薄荷 紫苏 黄芩 黄柏 蒺藜 苍术大黄 银花 大枫子 蛇床子上锉片,以上浓醋一大碗,取土罐一只,入药在内,煎一炷香时,将桐子叶约百十疋,入醋内泡软,冷定取贴疮上,一日一换,至疮口不痒,疮弦红活时,贴膈纸膏,洗熏洗汤,掺天然散,生肌、平口。

裙边疮

此疮亦生于连儿骨上,女子生者名裙边疮,男子生者名 疮,故治法与 疮同。

踝花症

此疮生于踝上,故有是名。治法与前之乳花相同。在初起时,可以蒲公英、野芋头各三两,同捣烂,用酒糟和匀,敷于疮上,干燥又换,颇有痊愈希望。

蜡烛疳

此疮生于gui头之上,初起时发水泡,微痒,继则皮破出水。初起时用熏洗汤熏洗之,以太岁墨搽之,即可痊愈;如不幸而扩大时,可内服中九丸,外贴隔纸膏,待痛止后,掺加味天然散,至肉转红活色时,即可痊愈。若肉不红而又痛不止者,则以后方熏之:水银(一钱) 朱砂(一钱) 麝香(半分) 猩红(一钱) 响锡(一钱)上将锡先入小铁锅中,就炭火上熔化,加水银搅匀,俟银成粉,再加百草霜一钱,共众药研成细末,分作三份,以安息香三枝浸湿,每枝同药一份,用棉纸卷成条,共成三条。用时每以一条点燃,熏入鼻中,口含净水满口,水热又换,愈勤愈佳。熏时患者当坐于背风之所,勿使风吹烟乱,不易入鼻;如换水不勤者,必有喉牙疼痛之苦(即惹起口腔发炎),慎之!如此日日熏之,约六、七日即可痊愈。

下疳

此疮亦生于gui头上,或左或者,疼痛非常,患部崩裂,若不早治而烂至阴根时,即十中难获一痊矣。治法与蜡烛疳同,内服中九丸,洗熏洗汤,掺天然散,生肌、平口。

斗精疮

此疮生于茎中尿管内,茎部肿硬,延至日久,管内排泄白色脓浆,小便刺痛,医每误作淋症治之,故屡治无效。其疮之生也,多因酒色过度,或体弱火旺,忍精不泄,屡积逆精,致成此症。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利水之剂:木通 滑石 瞿麦 蓄 车前 炒栀 甘草(各七分) 猪苓 泽泻(各五分)白术 丑牛(各六分) 肉桂(三钱) 通草(三钱) 灯心引上水煎空心服。另以熏洗汤浓煎一大碗,候水温时,将gui头入罐中浸之,使药气通入尿道管内(如照新法,利用水节,将药水注入尿道中洗之,更妙),然后取后列小药插入茎中:五倍子一枚,开一小孔,将明矾末装入使满,以碗片一块掩盖其孔,外用药泥包裹,慢火将泥烧干后,再入炭火中烧之,至泥发裂起烟时取出,冷定去泥,将倍、矾研末,用棉纸卷成条,涂以面糊,粘惹药末于条上,阴干,插入茎中,一日更换二次,不过七、八日,茎中之患即一扫而去,其脓遂亦不生矣。然后以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上天然散时亦如前法,以面糊纸条粘惹天然散入茎中,使其生肌,但不可犯发物,并内服中九丸以辅助之。

又一治法,系以牡蛎一钱,白莲须、丹皮、枣皮、茯苓、芡实各一两,泽泻五钱,地黄二两(脾胃不健者可加白术一两,枳实一两,麦冬一钱),共为末,炼蜜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七八十丸,兼服中九丸、三香丸,外用下面掺药:黄柏一两,去皮洗净,以猪胆一枚,将柏皮烘热,搽猪胆汁,又烘又搽,然后研为细末备用。

脑疽

此症生于后脑骨上,其症状为患部初时硬起一块,因其不红不肿,遂忽视之,及至渐渐肿痛时,方始察觉者颇不乏人。治法初起时以麻凉膏敷之,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其毒自散;如不散时,必定成脓,可照前面治 之法治之。如穿头脓水不干,延至日久,恐成茧时,当以药线日插三次,六、七日间其茧则落,用熏洗汤洗净,以天然散生肌、平口。

对口疮

此疮生于后颈窝对喉之处,险症也,迁延失治,足以致死。治法先以麻凉膏敷之,看其疼痛若何,若敷后痛止者,是为易治之症,内服中九丸,并照治痈疔法,以清凉之剂敷散之;若初起时搔痒,皮内黑硬,如石一条横插,影响两耳肿痛,日轻夜重,久不成脓,饮食不思者,是犯七恶,亦照前治痈疔法,施以托里排脓之剂,六、七日黑色转红,四围起白泡,如粟米大小,内成脓而腐烂,先用熏洗汤洗之,次贴隔纸膏,至腐肉净后,以加味天然散加鸡内金末掺之,即愈。

左肩花症

此疮生于左肩井穴上窝心内,治法与前乳花同,服中九丸生肌、平口。

右肩花症

此疮与左肩花同,治法亦然。

左右发背症

此疮生于左右饭匙骨上,治法与肩花同。

附骨疽

此疮多生于大胯上有肉之处,因患者体浓,嗜食煎炒浓味,又兼酒色过度,招受风湿,致痰湿凝滞不行,屡积而成,其初起时梆骨作胀,不甚大痛,攻起一块,外面肉色灰白,延至期月,遂大如斗,潮热,头痛,身疼,六、七日后,潮热不退者,其大胯内之梆骨必然作痛,医者每多作风湿痰凝或筋骨疼痛治之,故恒不效。岂知此乃阴毒之症,故痛则日轻夜重。治法以火葱一斤,生姜一斤,捣烂,入锅炒热,用布包之,以熨痛处,冷了又换又熨,熨后再加石菖蒲二两入内,再炒再熨,其毒必出于皮肤而转红肿,内服中九丸,并前方托里之剂加人参三钱,外敷麻凉膏,至脓干应指时,以化肉膏贴之,视肉变黑色时,以针拨开疮头,使脓随针出,若无脓出者,再以化肉膏插入孔内,再烂一个时辰,再用针拨,脓必出矣。若脓久不干者,可用药线插入一次,以解毒膏贴之,常服中九丸,解去热毒,方不生变,当忌发物。

鹤膝风

此症生于膝眼上两鬼眼穴内,肿起痛如针刺,其症之起因,大抵由少年时不知保重身体,过于酒色斫丧,兼受风湿所致。治法在初起时,可用八法神针针入鬼眼穴内,补泻运气,起针后,用艾火灸十余壮,痛即可止,内服中九丸兼药酒,酒方如次:当归 赤芍 川芎 白芷 防风 牛膝 木瓜 苡仁 羌活 浓朴苍术 陈皮 荆芥 土苓 熟地 升麻 甘草 桑寄生 石楠藤 白蒺藜上共锉成片,布袋盛之,以好酒十斤放罐内,入药其中,罐口用荷叶封住,放在火内烧三炷香久,冷定取起,每日空心饮之,尽量而止。肿处以棉包里,不可受风,以常温暖为佳。

脚背花

此疮生于脚背,不拘左右。初起治法与前背花同,服中九丸,熏洗,生肌、平口。

手掌花

此疮生于掌心中,治法与疔花相同,服中九丸,熏洗贴,生肌、平口。

耳层

此疮生于耳内,初起微痒作肿,或外面肿而作脓,单方以胭脂水滴入耳内,亦有以鳝鱼血滴入而生效者。吾门治法,用棉纸条以浆糊润湿,粘惹线末,晒干后插入耳内,一日两换,至七日后,脓水自干而愈。

此疮生于两鼻孔内,有一肉瘤掉出鼻孔,常时作痛,兼出腥臭脓水,乃肺经积热所致也。治法宜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以祛肺热,外用化肉膏贴肉瘤上,至肉黑时,以针拨开一孔,插入药线三次,七日后其瘤自脱,用熏洗汤洗后,以加味天然散吹入鼻内以生肌,再服清肺之剂,以清余毒。

清肺饮栝蒌仁(去油) 桔梗 黄连 生地 二冬 陈皮(各七分) 黄芩 栀子 连翘 赤芍前胡 半夏 川芎 茯苓 猪苓 木通 花粉 白芷(各五分) 灯心引又方于七月七日收甜瓜蒂阴干,临用时以一分研末,再用白矾少许,棉裹塞鼻。

牙泄

此症牙龈肿痛,用水漱口,则满牙齿流血不止,故名牙泄。治法以止血为主,先用侧柏叶一握,捣自然汁噙之,热了又换,数次后,以后方搽之:青黛(三钱) 食盐(三钱) 倍子(三钱) 枯矾(一钱) 百草霜(钱半) 真京墨(一钱)红褐子灰(三钱)上共和匀,以米泔水漱净口后,将此末搽于牙龈上,内服中九丸以解热毒。

喉风

此症喉咙肿痛,痛不可忍,一发如雷,乃急病也。水米不能下咽,生死危在顷刻,但亦有延至六、七日者。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加减甘桔汤及败毒散,若外面红肿者,以麻凉膏敷之,再吹加味冰硼散。

加减甘桔汤桔梗 元参 白芷 防风 赤芍 川芎 前胡 独活 连翘 荆芥甘草(各五分) 丑牛 豆根 黄芩 射干 生地(各五钱) 竹叶(七疋引)上水煎食后服。

加味冰硼散熊胆(三分) 儿茶(五分) 血竭 乳香 没药 硼砂 寒水石(各五钱) 青黛(六钱)冰片(一钱)上共研末,吹入喉中,使其尽量流出涎水,约七日后出脓,即愈。

龙癣疮

此疮生于胸前两胁,初起作痛,如粟成丛,肉皮红肿,不敢搔抓,有单方四个,或可治愈。

一方:以镜面草为末调水搽之。

一方:用大黄末调水搽之。

一方:用田螺捣烂敷之。

一方:用海金砂末调清油搽之。

如用以上各方均不效时,可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以解去热毒,外敷麻凉膏,疼痛即止。如患处已成脓者,用隔纸膏贴之,后以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

龙缠疮(俗名缠腰)

此疮生于腰间系带之处,初起红肿,痛如火烧而不可忍,约三日间破皮出水,但不成脓,乃急症也。治法内服中九丸解毒,外用青黛敷于患处,以止其痛,看其所敷之物干了又换;至红肿消退而不作热时,再以麻凉膏敷之(加倍子末一两于膏内),如恐其干燥,可滴入少许清油以调剂之,水干即愈。

紫癜疯

此疮或生于手,或生于胸,色紫而奇痒。治法以铜绿 过五分,巴霜五分,枯矾二钱,白蜡一钱,共为细末,以核桃油捣烂和匀,作一大丸,以纸一张裹之,火上烘热,搽涂患处,以久搽为妙,至不奇痒及肉不乌时,即告痊愈。

瘿瘤

此症有痰、气、酒、风、血等五种之分,痰瘤穿溃后如猪脑髓;气瘤浮泡不坚;血瘤红线缠满;酒瘤吃酒时则浓坚不软,不吃酒时则软而坚;风瘤其硬如石,受风湿则奇痒难堪。只有痰瘤可治,其余四瘤皆为不治之症。不可乱动刀针,否则翻弦不收,其症危矣。

治法宜以顺气行痰为主,药方如下:桔梗 茯苓 陈皮 半夏 黄芩 栀子 防风 麦冬 白芷 赤芍昆布 海藻 海带(各五钱) 木香(一钱) 甘草(一钱)上水煎服,并服中九丸、金蚣丸。若已穿头者,用化肉膏贴之,至肉黑后,取出腐肉,以药线日插三次,约六、七日落尽腐肉,以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

棉子疮

此症多因早年患杨梅毒时,服食轻粉、汞剂过多,欲求速效,致后日发生此种粉霜毒气,遍身关节疼痛,骨里潮热,气逆则痰不行,遂结成豆子大小之粒,渐渐长大,皮肤不红,肉内作痛,延至日久,医者多以行痰顺气之剂治之,屡治不效,后遂溃而出水,与棉絮相似,此刻其痛更甚,初不知其为误服轻粉,毒入骨髓之所致也。治法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再加托里排脓之剂,成脓者可治,不成脓者难治。成脓后,用解毒膏贴之,插药线三次,俟脓干,取出絮团后,以熏洗汤洗净,再掺加味天然散收功。

天泡疮

此症肉皮赤肿,发泡痛甚,破皮后则排泄清水,痛如针刺,乃热极也。治法宜内服中九丸、金蚣丸,兼用清热解肌汤及黄连解毒汤,服至三剂后,再加大黄以消利三、五次,除去邪热,外搽太岁墨止痛,候水分干尽时,掺天然散、贴解毒膏平口,切忌发物。

清热解肌汤黄芩(八钱) 大连(八钱) 枳壳 栀子 连翘 荆芥 防风 花粉 陈皮浓朴 猪苓 泽泻 木通 黄柏(各五分) 甘草(二钱) 灯心(为引)上水煎,连服三剂。

又单方:大黄一两,倍子五钱,共研细末,用鸡蛋清调搽患处。

小儿赤游丹毒

此症因胎中受热,致生此疮,或生两膝眼上,或生肾囊上不定,皮肤赤肿,破皮后则出血痛甚,水洗至何处,即烂至何处,治方如下:铅粉(三钱火 黄色) 乳香 没药 血竭 黄柏(各二两) 轻粉(三钱) 冰片(一分) 白蜡(二钱)上共为细末,清油调搽,切忌发物。

又方:黄柏三钱,猪胆一枚,将胆汁搽于黄柏上炙干,又搽又炙,数次之后,取黄柏为末调搽之。

小儿肾囊风

此症多因湿热窜入膀胱而成,治方如下:蒲黄(一两) 胡连(一两) 苍术(一两)上共末,以葱白一握捣烂,入药在内,调敷患处。

又方:以千年锻石调好醋搽之,亦效。

痔漏门

凡人九窍之中,有小肉突出者,皆谓之痔,故有耳痔、鼻痔、牙痔等名,固不仅肛门一处为然也。肛门痔之种类极多,名状亦颇不一,故有区分为二十四痔者。未破者曰痔,已破而成管者曰漏( ),大别之则不外下列数种:凡肛门边生数疮,肿而突出,穿破后,脓出即散者曰“牝痔”。

凡肛门边突出肉球,形同鼠奶,而时流脓血者曰“牡痔”。

凡肠口颗颗发痛,且痛且痒,血出淋漓者曰“脉痔”。

凡肛门内结核有血,或发寒热,每遇大便即脱肛者曰“肠痔”。

凡饮酒后,即肿痛流血者曰“酒痔”(色痔相同)。

凡每值大便时即血流不止者曰“血痔”。

凡肛门肿痛,遇怒即发,怒息即安者曰“气痔”。

痔疮种类颇多,大致不出以上数种范围之外,其他种种,特其变态耳。但种别虽多,而治法则无大差异。内服中九丸以消脏腑之毒热,有时可兼服槐角丸,外用化肉膏贴于核上,俟肉黑后,刮去黑肉一层,又以化肉膏贴之,如是数次,其核自然腐尽,洗以熏洗汤,掺以加味天然散收功。

漏症治法:内服中九丸以消脏腑之热,并兼服槐角丸,以匡其不逮,外以三丫草插入孔内,以探测其深浅或曲折,然后将药线插入三次,外贴解毒膏,约六、七日后茧落,以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兹并将各种不同之痔疮疗法分记如后:槐角丸经霜槐角(五钱) 黄连(一两) 白芷梢 防风 赤芍 枳壳 生地(各一两) 黄芩秦艽 黄柏(各二两) 九制大黄(四两)上共为细末,米糊为丸,如绿豆大,空心白汤下。如大便有血者,可用侧柏叶二两,陈棕灰一两,百草霜五钱,为丸服之。

药线制法砂(一两) 红砒(一两) 野芋(三两) 南星(五两) 灵仙(五两)上先将砒、砂另研,次将余药入锅煎水,然后投入砒、砂,以过江蜘蛛丝一股,丝线一股,共成一线,入药水中,煮一炷香久,取出晒干,收贮备用。用时以三丫草带药线插入孔中,随即穿入肛门内,引出三丫草,药线即随之带出肛门,如法三次缠缚,系铜钱一枚于线端,每日解开收紧一次(名为催线),其漏孔遂逐渐裂开,得见里面血肉,随掺天然散,如此天天照样紧之,约七日后即可挂穿,铜钱亦即落下,当用熏洗汤洗净污浊,贴解毒膏生肌、平口收功。

 痔漏门

(一)羊奶痔

此痔内硬,头小根大,时作痒痛。治法内服中九丸,外用化肉膏贴之,视肉黑后,刮去一层,又贴又刮,不拘次数,必须烂一浅坑,痔根方算去尽,不致复生,此刻即用熏洗汤洗之,外贴解毒膏生肌、平口。

 痔漏门

(二)樱桃痔

此痔头大根小。治法以药线拴三、四日,其核即自行脱落,落后以熏洗汤洗净,掺加味天然散以生肌、平口,内服中九丸以去热毒,免生变症。

 痔漏门

(三)鸡冠痔

此痔形似鸡冠,硬而赤肿作痛,搔破后则出血流水,殆因受风热而成。治方如下:铜绿(五钱) 乳香 没药 威灵仙 寒水石( 各五钱) 甘石(一钱) 胆矾(三钱)海螵蛸(五钱)(一方有冰片,无螵蛸)上为细末,以猪胆汁调匀搽之,内服中九丸,外洗熏洗汤,加马齿苋一大握合煎,熏洗之自消。

 痔漏门

(四)莲花痔

此痔状如莲花,层层叠起,又似鸡冠,有细孔,痒痛而出脓水。治法照鸡冠痔,久熏久洗,贴解毒膏,掺天然散收功;有时痔不软化,必用化肉膏逐层蚀去,贴解毒膏,掺天然散,方可平复。

 痔漏门

(五)鸡管痔

此痔亦如通肠漏,在未出气之前,先肿痛出脓,内有一硬管,时出脓水,以温水洗净,用手慢慢托进,实为不治之症,百中难痊一、二。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槐角丸加升麻五钱,外以马齿苋入熏洗汤中,久熏久洗,间有痊者。

 痔漏门

(六)脱肛痔

此痔因受风寒湿热,致气虚下降不能上升而成,故治法以升提为主。方如下:当归(一钱) 白芷梢(八分) 赤芍(七分) 防风(五分) 川芎(五钱) 光连(一钱) 黄芩(七分)木香(一钱另研) 陈皮 枳壳 青皮 茯苓(各七分) 生地(八分) 升麻(一钱) 皂子(七粒) 甘草(一钱)上水煎服,兼服中九丸。外用熏洗汤加倍子一两,明矾一两,合煎熏洗,至痔体软化时,再以生血养体之剂培养之,并时时以油润肛门,再贴蓖麻子饼,自上。

又一单方,用上醋一盏,于罐内熬滚时,将烧红火砖淬入,乘热熏洗之。

 痔漏门

(七)曲尺痔

此痔生于肛门侧边约一寸处,如疽如疖,穿头后,时出脓水不干,延至数日后,患部即肿起化脓,再数月后,又有一枚肿起成脓,脓水不干,延至穿溃三、四孔后,内中即结成茧。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槐角丸,外用药线插入、约三日间落茧,以三丫草通开探测之,使其迥转相通共成一处,用熏洗汤洗净,掺加味天然散收功。

 痔漏门

(八)蝴蝶痔

此痔与鸡冠痔极相似,搔痒出水。治法亦与鸡冠痔同。

 痔漏门

(九)盘肠痔

此痔因气血虚损,湿热掺入大肠所致,发时大肠即坠出约二、三寸许,其痔核约如棉子大,肿痛非常,渐渐阴囊俱肿,成脓溃头,辛劳即发,常常脓水不干,饮食少进。治法照前内服托里排脓之剂,外敷麻凉膏以镇其痛,兼服中九、金蚣二丸,七日后视漏孔出脓时,即插干脓小药线,三日后如脓尚不止,复以小药线插之,至七日后茧必脱落。如此时小便不往gui头出而往漏孔出者,可以黄蜡做成一饼,放入孔内,再以加味天然散塞住漏孔,外贴解毒膏,以少饮茶水为佳,则小便自少,如此补塞数次,不过半月,每可收功。

 痔漏门

(十)锁肛痔

此痔生于肛门弦内,有痔核数枚镇住肛门弦上,大便时即掉出,起身时又缩进,或辛劳及酒色过度时,即作肿作痛。治法待其掉出时,洗净搽药,另以药线系于痔根,贴以化肉膏,两面夹攻,其核必落,俟核脱后,熏洗以生肌、平口。

 痔漏门

(十一)雌雄漏

此漏生于肛门外,隔一寸穿一孔,左右相对,一点不差,有时左孔流水而右孔闭,有时右孔流水而左孔闭,若受辛劳则漏孔出脓。治法当外用插入药线,熏洗落茧,内服中九丸、金蚣丸、槐角丸,再贴解毒膏收功。

 痔漏门

(十二)瓜蒂漏(亦名瓜藤漏)

此症先成一漏,历数年后即延至胯上,或三、五,或六、七不等,初则一孔疼痛出脓,继则牵连多孔出脓,故又名瓜藤漏,漏孔有一硬痕,如牵藤样。治法须先从开始一孔治起,根据次用线取茧,茧尽后,以熏洗汤洗之,再以加味天然散收功,内服中九丸兼槐角丸。

 痔漏门

(十三)牛鼻漏

此漏与曲尺相似,形状如牛之鼻孔,故有是名。治法与曲尺痔同。

 痔漏门

(十四)杨梅漏

此症生于肛门周遭,时出腥水,不甚疼痛。治法内服中九丸,外贴千捶纸,其腥水自止。

 痔漏门

(十五)龟尾漏

此症生于龟尾穴骨上下,下体一段及背脊骨上,皆红肿作痛,潮热身重,或三、四日,或六、七日,依旧漏孔出脓甚多。治疗时于龟尾上红肿处以手按之,必外实内虚,有脓应指,以化肉膏贴之,至肉黑时,以针拨开,则脓随针出,排出脓后,于孔内插药线三次,促其干脓,内服中九、三香两丸即瘥。

干脓小药线制法:用带圆之五倍子一枚,在一端开一孔,以明矾五钱,白砒一钱为末,填入肚内,以纸包数层,润湿之后,埋入炭灰火中煨之,俟其干时,取出倍子,用火再焙焦为末,米面糊条,晒干备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