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卫生宝鉴-序(罗天益著)

医自轩岐设教。其为天下斯民虑。至深远也。然去圣既远。教虽存而不免浸至失真。此所以必又待豪杰之士为之维持发越、而后可以永其传也。历代以来。若秦越人、淳于意、张仲景、华元化、孙思邈。盖皆其人焉。奈何自思邈而下。世代益远。所失益甚。士之习医业者。各尊所闻、行所知。伥伥乎莫知适从矣。是故凡遗书所存。其处方立论。纷纷乖缪。或气运之有遗。或经络之不审。

或表里升降而混于所施。君子于此不能无识议焉。天愍斯民。嗣生豪杰。而镏河间、张洁古、李东垣诸公者。挺然复出。启前圣不传之秘。焕然为后学之模范。然当时学人。惟真定罗谦甫氏。独得李氏之正传。故所辑卫生宝鉴一书。论病则本于素、难。必求其因。其为说也详而明。制方则随机应变。动不虚发。其为法也简而当。太抵皆采摭李氏平日之精确者。而间括以己意。旁及于诸家者也。江左旧有刻板。兵燹不存。士大夫家罕有其书。虽间有能誊录者。往往病于差缪。弃置不省。后生晚学。殆有未尝经目者矣。吾友院判韩公公达。为予言其幼稚时。尝承先君子复斋先生之训。

谓罗氏深得李氏不传之奥。其处方立论。不偏于一。而于针法本草,莫不备述。实医家至要之书。

尝雠校其讹舛。欲重刊行而未暇。汝辈当继志勿忘也。先人没已久。言犹在耳。某今幸承泽余。叨仕医垣。日近圣天子清光。思所以报称万一者。惟是书为然。恒惜其传布之不广。乃命医士钱垣缮写。捐俸赀鸠工木。与众共之。子盍为序。呜呼。罗氏之书。将翕然为人所争诵矣。夫李氏之学。得罗氏而益明。罗氏之书。得韩氏而传播不朽。是其嘉惠后学、羽翼医教之盛心。于何如也。因不辞而书以为末序云。

永乐十五年岁在丁酉冬十一月癸丑太医院院判淮南蒋用文书

发表评论